禾尤旨(禁止转载)

主邱你,楚留香乙女。
致力于为阿新写完所有的梗

别怕我伤心

最近在听老情歌,听到张信哲《别怕我伤心》,每一句简直都是师兄的真实写照啊有没有!哭泣(´;︵;`)

好久没有你的信
好久没有人陪我谈心
怀念你柔情似水的眼睛
是我天空最美丽的星星
异乡的午夜特别冷清
一个男人和一颗热切的心
不知在远方的你
是否能感应

我从来不敢给你任何诺言
是因为我知道我们太年轻
你追求的是一种浪漫感觉
还是那不必负责任的热情
心中的话到现在才对你表明
不知道你是否会因此而清醒
让身在远方的我
不必为你担心

一颗爱你的心
时时刻刻为你转不停
我的爱也曾经
深深温暖你的心灵
你和他之间
是否已经有了真感情
别隐瞒
对我说
别怕我伤心

好久没有你的信
好久没有人陪我谈心
怀念你柔情似水的眼睛
是我天空最美丽的星星
异乡的午夜特别冷清
一个男人和一颗热切的心
不知在远方的你
是否能感应

我从来不敢给你任何诺言
是因为我知道我们太年轻
你追求的是一种浪漫感觉
还是那不必负责任的热情
心中的话到现在才对你表明
不知道你是否会因此而清醒
让身在远方的我
不必为你担心

一颗爱你的心
时时刻刻为你转不停
我的爱也曾经
深深温暖你的心灵
你和他之间
是否已经有了真感情
别隐瞒
对我说
别怕我伤心

一颗爱你的心
时时刻刻为你转不停
我的爱也曾经
深深温暖你的心灵
你和他之间
是否已经有了真感情
别隐瞒
对我说
别怕我伤心

【黑苏】当他老了


第一次写黑苏,极度OOC,望包涵。

正文:

很多年以后,苏万老了。

他少年般晶亮的眼瞳早已浑浊,前几年还得了眼疾,现在眼前白白一片,倒是和黑瞎子差不多。

原本光滑的脸已经满是皱纹,刚开始发现的时候黑瞎子笑他笑起来真像朵菊花,他那时还会老脸一红,然后干脆上手愤愤不平地拉扯这人依旧富有弹性的年轻肌肤。

到后来,苏万渐渐对黑瞎子的调笑无动于衷,但黑瞎子也渐渐不开这样的玩笑,在他们之间与年龄有关的话题开始变成禁忌。

黑瞎子知道,小孩子还是小孩子,当老年人的时间太短,虽然表面上无动于衷,内心还不一定怎么憋屈。说到底也是怕把小徒弟憋出气来就闭口不言。

只是很多事情是不由人的意志而改变的。

当苏万老得不成样子之后,他们之间又多了一些心照不宣。

比如现在:

苏万躺在病床上,扭扭身子,嘴里喊着,

“师父师父师父关灯。”

黑瞎子早已习惯克制住自己打爆苏万狗头的想法。

“嗯,关灯。”

苏万用敏锐的听觉判断出黑瞎子的位置,冲他睁大眼睛,然后把头蒙进被子里,使出网络时代的上千年老梗,

“师父你看我的眼睛是夜光的,白晃晃的,看我看我。”

黑瞎子从善如流地钻进被窝,捧着小孩的脸,凝视着他无神的眼珠,还是笑着开口,

“看多久?”

“一个晚上啊。”

“不是四个小时?”

“不,就是一个晚上。”

“你撑得住?”

“师父……”

“好……那就一个晚上。”

END

想写的是“夜光剧本”的梗,不知道有没有人看得出来。我是俊美的粉,只是借这个段子的“夜光”设定,没有摸黑的意思。

【郑居和X你】噩梦临


你做了一个梦。

梦里,耳边是港口特有的卷浪拍岸之声,眼前出现了一个模糊的白色影子。眼前的景象不断晃动着,你的心也越跳越快。

你不由自主走上前想查明,越靠近,浪涛声越发鲜明,夹杂其中的话语声也渐渐清晰。走至近处,你惊讶地发现,那个身着黑白长袍的人竟然和郑居和长得一模一样,不仅如此,他身边的长发道童、束发道长面目也与小棠、居亦十分相似。

虽然尚未明白发生何事,但他们的谈话内容让你不由得心里一惊,

“我不我不,我不要大师兄离开我!”

“我以后都不偷闻师叔的酒喝了,也不让黄乐去帮我做事情……”

“好,大师兄不会离开的……”

看似尘埃落定,但你却没有错过郑居和紧握的拳头。

离开……什么离开,居和,你为何要离开?你为什么……

你尚未想清楚,郑居和温和的话语响起,

“小棠不是很想吃这里的点心吗?师兄带你去买。小亦子也来。”

你紧皱眉头。

又是这样……这个人把什么事都埋在心里,自己默默承担。

你张口却发不出声音。

居和,居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要走……你能听得到我说话吗,能看见我吗?

梦境似是得到召唤一般,一封信笺仿佛有意识地从你眼前缓缓飘过,

“性命……命数……心魔……”

粗略读毕,你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当你还想细看时,却只能无力地望着它飘进海里。

到底是怎么回事……巨大的信息量向你脑内涌来,四周俱是海浪声,一次比一次大声,一次比一次逼近,似要将你吞没。

“噫唷……”

一声长啸打破了浑噩的状态,你抬头一看,是一只墨色大鸟在空中盘旋,然后向你俯冲而来。

你先是一惊,而后似乎感知到什么似的,伸出手,那只大鸟果然停了下来。你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小竹筒,打开盖子,取出里面的信件,笔酣墨饱遒劲舒朗,是你所熟悉的郑居和的字迹,

“若我有一天无法控制心魔,做出对不起武当,对不起江湖道义之事,还请不要手下留情。”

你不敢相信眼前所见。

恍惚中,却听到那人一如往常的温和语气,

“媛儿……答应我。”

你心里一痛,不禁大喊出声,

“居和!”

郑居和的声音却未被驱散,反而越发清晰,

“媛儿,答应我。”

“不……”

“不!”

心脏似被撕裂一般的痛觉促使你猛地睁开眼,却被刹那间涌出的泪水模糊住视线。

“媛儿,阿媛……”

你听到了这与梦中无二的嗓音,接着感觉到源源不断的暖意,然后才后知后觉自己已经处于一个截然不同的静谧之处。

你愣了一下,就已有人替你抹去了泪水。你慢慢看清,眼前是一张你熟悉并深爱的脸,只是带上了罕见的隐忧,他搂着你,关切地用眼神询问。

居和啊……

与往日不同,你直截了当地环抱住郑居和,他也十分配合地没有开口。

半晌,你才哽咽着说道,

“我刚刚……做了一个噩梦。”

你们的身体紧紧贴合,发生共鸣的胸腔颤动着,你听到他开口,

“我知道。”

“不……你不知道我梦到了什么。”

你喃喃道,泪水又夺眶而出。

郑居和轻拍你的后背,

“没关系,我会知道的。因为媛儿早晚会告诉我。”

“所以,现在莫哭。”

你轻抽了抽鼻子,嘟囔出一声,

“嗯……”

“那……那怎么办……”

实在是一句模棱两可的话。

但你却听到了一句坚定有力的话语,

“有我在。”

TBC

终于遇到了奇遇东临记,心疼死我居和了,我要为他码字!码字!

【邱/郑/宋/萧X你】土味情话

武当现代短篇系列

终于带掌门玩啦!

最近土味情话火得很,身为脱团狗的你也忍不住赶了波潮流。

正文:

1.

清晨,你迷迷糊糊地被邱居新抱起来,下意识攀上他的脖子,嘴里嘟囔道,

“嗯……怎,怎么了吗?”

“啊……”

困倦的你还打了个哈欠。

邱居新稳稳地托住你,把你带到卫生间,说,

“去郑师兄家,吃饭。”

结果你不但没扶住洗手台,反而像扭麻花般转身,直接抱住了邱居新的腰,撒起娇来,

“嗯……没睡够呢……”

邱居新轻轻拍了下你的头,

“洗脸刷牙,很快就清醒了。”

你继续蹭着邱居新的腰腹,那里是令你满意的八块结实腹肌,

“嗯……不清醒……没睡够呢,不清醒……”

你又蹭了一下,嘿嘿笑着,

“阿新……你有打火机吗?”

你能感觉到邱居新愣了一下慢慢回答道,

“……没有。”

“那你是怎么点燃我的心的?”

你感觉到邱居新的身体更僵硬了一下,

“嗯?”

你抬起头,含笑看他,却见邱居新面上绯红,神情有些激动,

你傻了,

“……啊?”

邱居新面上一片难忍神色,想把你拨开,却不能下手,只能无奈开口道,

“幺儿,快点……”

你敏锐地感知到下腹不断上升的热度,迅速地站了起来,

“嘿嘿嘿,我清醒了。”

邱居新叹气,摸了摸你的头,

“……嗯。”

就在邱居新转身的一刻,你出其不意地抱了上去,

“阿新……我好喜欢你啊……”

邱居新的手握住你的手,

“嗯。”

嗯,阿新,我知道你也是。

2.

你准时出现在门口,等了一会才看见笑得像朵花似的邱居久,就知道这对小鸳鸯又在家里撒欢了,到现在才来,

果然,邱居新先向你歉意地微微躬身,

“师嫂,我们来迟了。”

邱居久站在一旁,也抱歉地笑了。

你温和地笑了笑,

“快进来吧,一家人不必顾及这么多。”

“嗯!”

邱居久露出大大的笑容,牵着邱居新进了门。

你心下叹气,一般人大概想不到,沉稳冷淡的两人在彼此面前竟然是这般天真幼稚。

你刚关上门,转身便见到他们二人和立在门关的郑居和交谈。举止大气,温和有礼,这是武当一门的基本修养。

经过一系列有的没的寒暄之后,邱居久深呼了口气,

“终于弄完了呀。”

邱居新摸了摸她的头,以示安抚。

你看着,好笑地说,

“好啦,我们先去做饭,你们在这等一会儿,居亦他们大概快到了。”

“不要拘束。”

刚准备站起来,没想到邱居久拦住了你,

“师嫂陪我说说话,就让他俩去吧,好吗?”

你和郑居和对视一眼,看到他眼中满满的纵容,轻声道,

“媛儿,今天你休息吧,你也好久没和居久说话了。”

说罢,郑居和与邱居新一同站起来,进到厨房里了。

邱居久坐到你身边,脸上是抑制不住的笑意,你温柔地摸摸她的头,

“什么事那么开心?”

“嗯……师嫂听过‘土味情话’吗?”

“嗯,了解一些,怎么?”

“嘿嘿嘿,我今天跟阿新说啦,他的反应特别好玩,师嫂也试试。”

你有些羞涩,

“不好吧……我和居和不好说情话,没你们那么甜腻。”

“哪有!”邱居久愤愤不平,“师兄师嫂甜起来明明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你用力摇头,

“没有……我们……”

“原来嫂子你不知道你们把我们的眼睛都闪瞎了吗TAT”

“真的没有……我们……”

“既然嫂子不知道的话,那我告诉你好了。”邱居久看着你,认真地说,“师嫂和师兄细水长流的感情,真让人羡慕。”

你一怔,面上更红了。

邱居久笑了笑,

“这个情话可是提升感情利器呢,师嫂可以试试。”

你低头,

“嗯,我考虑考虑……”

邱居久动作却快,一下子站了起来,拉着你,

“别考虑了,师嫂,郑师兄就在你面前。”

你就这样半推半就地来到了厨房门口,助攻邱师妹以“阿新教我做水果拼盘”为由,顺手把刚好拿了个盘子的邱师弟拉了出去。

郑居和有些惊讶地看着你们,过了一会,看着低头踌躇不前的你似乎明白了什么,看向你,眼眸里都是笑意与期待,

“媛儿想告诉我什么?”

你站在门口,微低着头,

“师兄……猜我想喝什么?”

郑居和脸上的笑容更大了,

“不知道。”

他的回答出乎你的意料,因为你所知的这些土味情话,是你们一起看到的。

你心里暗骂着腹黑,最终还是很诚实地开口,

“我想呵护你。”

“嗯~”

郑居和脸上满是笑意,向你走来,在你额头上轻轻一吻,

“我心亦然,媛儿。”

3.

你看着唯恐天下不乱在群里文字直播师兄师嫂秀恩爱的邱师姐,内心一阵MMP,伸手把刚停好车的宋居亦揽了过来,

“居亦啊,你有打火机吗?”

宋居亦一愣,正准备去掏,

“有啊。”

你捏了捏他的脸,

“啧,重来。”

宋居亦皱眉想了想,

“哦哦哦,我靠一腔热血点燃了你的心。”

……

你决心再试试,

“你猜我想喝什么?”

“你想呵护我。”

……

“那你猜我想吃什么?”

“痴痴望着我。”

……

你放弃了。

宋居亦把头扭向另一边,结结实实打了个喷嚏,

“宋宋……我感冒了……你知道我为什么感冒吗?”

你心情不太好,瞪了宋居亦一眼,还是回答道,

“昨晚是不是着凉了,开得空调有点大。”

宋居亦扬起一个耀眼的笑容,

“不,因为我对你完全没有抵抗力。”

哼,你心里还是别扭,嘟着嘴,

“你这么一天到晚地逗我,累不累啊……”

“不累。”

你瞪着他,

“我可累了。”

宋居亦,嘿嘿一笑,靠近你,

“宋宋都在我心里跑了一天了。”

你终于憋不住,笑了出来,指着他的额头,

“你怎么那么会说话呀!”

宋居亦握住你的手指,

“只要和宋宋在一起,我就不会觉得累,我也不会让宋宋觉得累的。”

你“啪叽”亲了宋居亦一口,调笑道,

“比如呢?平常我怎么没看出来,你这么体贴。”

宋居亦在你面前蹲下来,

“比如现在,宋宋我背你上去吧!”

你笑呵呵地攀上去,

“驾!”

宋居亦高兴地迈着大步,

“抓紧啊宋宋,我们走啦!”

4.

“嗯哼!”

你假咳一声,把前边的小情侣给震住了。

“董事长……董事长夫人好。”

宋居亦和宋居宋转身,有礼却不失尴尬地向你和萧疏寒问好,

你尽力憋住笑,摆出端庄严肃的样子,

“嗯。”

你旁边的萧疏寒更端庄严肃地一句话都不说,只微微点头。

宋居亦有些疑惑地问,

“不知道董事长和夫人到这来是……?”

你笑,

“我和疏寒刚度假回来,知道你们今天聚会,所以过来看看给你们一个惊喜。”

你心里暗自吐槽,疏寒这主意……明明是惊吓吧……宋居亦和宋居宋明显也是这样想的,一脸懵。

萧疏寒抬头看了他们一眼,宋居亦和宋居宋赶紧把表情收了起来,殷勤地带路,

“嗯……郑师兄家的别墅就在前边。”

“……”

萧疏寒一言不发,你只好帮忙圆场,

“嗯。”

你和萧疏寒走在后边,心照不宣地和前边的人拉开了距离。

萧疏寒看着你,

“想说什么?”

你眯起眼睛笑了,

“我是可爱的女孩子。”

“嗯?”

“你是可爱啊。”

“不是。”

“啊?”

你刚想追问,却因已到了门前,只好暂时放下。

进门时,果然看到客厅里略显震惊的人,除了郑居和看起来早有准备。

众人纷纷站起,

“董事长。”

“嗯。”

萧疏寒轻抚你的背后,让你先坐下,才到自己。

待大家陆续就坐之后,萧疏寒环视正襟危坐的众人,缓缓开口道,

“关于前段时间的异事,不知各位是何看法?”

郑居和补充道,

“萧董也遇到了灵魂互换的问题,万幸是在度假期间没有酿出大祸。”

“什么!”

大家都十分惊讶,一时间鸦雀无声,众人都在思索着。

片刻之后,邱居新出声,

“我认为,既然没有头绪,不如暂且放下,静观其变。”

萧疏寒沉吟片刻,开口道,

“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此次来,本意是为和大家重聚,提起此事只不过是希望大家可以提高重视。”

你心想,这么一件蹊跷的事让武当诸位都没法子,况且除了生活不便之外也没有造成太大影响,那么按兵不动的确是仅剩的法子。

在饭桌入座时,萧疏寒也是先礼让你,而后再坐下。

他凑到你耳边,轻声问了一句,

“你猜我想吃什么?”

你有些惊讶,

“怎么这么问?你不挑食。”

接着你似乎看到了萧疏寒脸上若有似无的笑意,

“痴痴地望着你。”

“你!……”

你真是没办法。

而你发现萧疏寒点赞了宋居亦在朋友圈发的土味情话这又是后话了。

这样讨厌的人啊,你真是拿他没办法。

END

掌门夫人(你)就叫晚照吧,我喜欢黄昏的武当,原来写过萧你,设定是墙壁灵,夕阳照在武当的墙上,就叫晚照哈哈哈哈哈哈哈(ಡωಡ)hiahiahia。

影响代入的话,大家可以无视名字,不是啥大事

写着写着发现剧情可以连起来,但不知道有没有后续,嘿嘿嘿。

【邱居新X你】宝贝宝贝

阿新爸爸了解一下(=^▽^=)

正文:

你一直都有入睡困难症,邱居新却是个“沾枕着”,你们又默契地坚持一定要相拥入眠,怎么哄你入睡就成了邱居新的一大难题。

郑师兄会给师嫂讲故事,居亦跟居宋在床上打打闹闹到累极自然入眠……

而你身边的这个人太沉默寡言,习惯光做不说,让他细致温柔地哄你睡觉,实在是太难了。

在你又一晚不停翻身时,邱居新终于忍无可忍地按住了你。

你愣了一下,

“啊……?”

语气里带着几分惊讶又有几分疑惑,更有些微底气不足。

你害怕影响到邱居新的睡眠。

邱居新接着只是把你用力按在怀里,从背后抱着,温热的鼻息就在你耳边,有力的心跳就在身后。

你心里又甜又酸,开口道,

“阿新,要不然我们分房……”

没等你说完,邱居新更用力地抱着你,迟疑片刻,缓缓开口道,

“我的宝贝宝贝……”

你惊住了。

你从未听过邱居新唱歌,估计这世上也没谁听过。

你一直都觉得邱居新声音低沉富有磁性,好听极了,唱起歌也一定十分动听,常为邱居新不爱唱歌而感到惋惜。

没想到在这难眠深夜,竟能听见他的歌声,低沉华丽如大提琴,恰似惑人心弦的暗夜精灵,又似一泉温水温暖你心。

你往身后又靠了靠,闭上眼,

“嗯……还有呢?”

邱居新顿了一下,没有开口。

你心知他是不好意思了。

于是你开口道,

“居新哥哥不唱,我又要睡不着了,这夜都快过去啦,哥哥不心疼我吗?”

说完片刻,你果然听到邱居新低低地应了一声,

“嗯。”

大提琴又开始弹奏着,琴弦振动起来……

“我的宝贝宝贝

给你一点甜甜

让你今夜都好眠

我的小鬼小鬼

逗逗你的媚眼

让你喜欢这世界……”

你慢慢听着,心里一片满足与温软,睡意竟真的慢慢涌上来。

就在快被睡意淹没时,你迷迷糊糊却奋力支撑着清醒,开口道,

“哥哥……我是你的什么?”

邱居新停住,低头亲吻你的发丝,

“宝贝。”

END

我失恋了,心里难受,暂时不会更了,对不起大家。

事情就像我写的《假如他拒绝了你的告白》,只是可惜只有那样的开头,没有那样的人、过程和结尾

我会好好过的,别担心我

我这是被取关了吗,蓝瘦QAQ

【邱你】如果你开始学车(科目一)


各地学车程序不同,本文仅个人体验

原本你以为科目一无非就是考交规,刷题即可,结果没想到还要看课时总计一千多小时的视频。这么个形象工程还弄了验证码这一套,二十分钟就要验证一次,否则已看的二十分钟便不作数,到最后还得签退。

你性子不好,耐不住,只好向身边人求助。

1.

“阿新,新哥哥~”

你拿着不用的旧手机凑到邱居新身边,不由分说地塞到他的手里,自顾自讲起来,

“阿新你帮我看着这个视频哈,二十分钟验证一次别忘了,然后这个视频看完了就点下一个。”

讲完后,你刚想转身拍拍屁股走人,却被邱居新揽着腰抱了回去。邱居新低头,鼻尖和你的鼻尖相对,他还没开口,你便会意。

你伸出手,揽上他的脖颈,又踮起脚尖,在他的唇边轻吻一口,然后与他四目相对,交换呼吸,你慢慢的,用气声讲,

“多谢……”

“哥哥……”

邱居新更用力地揽住你的腰,用力吻上去,你听他喃喃道,

“……还不够。”

你微笑地接受了这个逐渐深入的吻。一吻毕,你才“噗嗤”笑出来,伸出手毫无顾忌地扯了扯他的俊脸,

“我都不知道阿新那么贪心的呀?”

你看邱居新眼神一变,赶紧老老实实蹲下,同时也把邱居新拉了下来,让他盘着腿摆好姿势,然后坐在他的怀里。

这一过程中,邱居新也老老实实由着你摆布。

你摆好两人姿势之后,看着邱居新还在老老实实地端着那个旧手机放着不知多少年以前画质感人的交规视频,心里满是藏不住的甜,于是你转过头“啪叽”大声地亲在了他的脸上,弯了一双笑眼,嘴上还不饶人,

“赏你的。”

邱居新偏过头,用脸颊蹭蹭你的发丝,轻声应道,

“嗯。”

邱居新把手机放在了地上,腾出手抱住你,将下巴压在你的头上,只时不时瞟几眼手机。

彻底放下心的你嘴角噙着笑,靠着他低头玩着手机,玩累了刷几题交规,时不时和他讨论几句。你们间或交换一个吻,哪怕是枯燥的交规题目也弄得有趣起来。

如此这般,一天的课时限额竟也到了,可你们却仍不舍得分开。

TBC

碎碎念:
郑、宋、萧你部分下篇再码,因为我是个话唠字数比较多,就先把阿新部分发出来让大家吃糖

我要更文!今天!武当四少来几个小段子复健一下,有人看吗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