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尤旨(禁止转载)

主邱你,楚留香乙女。
致力于为阿新写完所有的梗

【邱居新x你】果然还是最喜欢师兄啦(二)

毕竟是掌门首徒,武当大师兄邱居新以及优秀弟子你出山门,居棠他们还搞了个“下山典礼”。

真一个是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红旗招展彩旗飘扬人山人海。还不知他们从哪扯来几丈长红布,上书“热烈庆祝大师兄大师姐下山游历”,一行大字就挂在山门前随风飘荡,被山风刮得啪啪响。师弟们个个热情洋溢喜气洋洋,慈祥憨厚的笑脸在正午阳光照耀下红通通的,配上山门口饱和度不低的绿树,大红大绿喜庆得很……

你皮笑肉不笑地抓住居棠,“你们这是作什么妖呢?知道的是我和师兄下山游历,不知道的还以为华山终于还钱了。”

……还有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俩成亲了呢!

……还特么居然不是真成亲了!!

邱居新看到只叫了一句“幺儿。”

听起来就像在叹气一样。

你就没辙了。只好把提溜起来的居棠好好放在地上,乖乖地到他身边,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狗腿地蹭着他

“误会误会,师兄,都是误会。”

现在的你,唤他师兄。

邱居新虽然沉默寡言,被同门师兄弟戏称嗯嗯师兄。但是他却和你十分亲近,待你很好,也只在你的面前他的话会多一些。可以说你们是最了解对方的人了。

你也一直都觉得自己对他来说一定是极为特别的。在门派中直唤哥哥不太严肃,再加上大家都叫他“邱师兄”,你就折了个中,叫他“师兄”。

不需要用姓氏来辨别,“师兄”二字,能让你在念时声音如春天黄鹂那般清脆的,是邱居新;能让你在念时笑容如清风拂过夏荷那般羞涩动人的,是邱居新;能让你在念时面上酡红如霜降后秋叶那般艳丽的,是邱居新;能让你在念时眼波潋滟如凌汛水波荡漾那般清澈的,是邱居新。

只能是邱居新

也只能是邱居新了,你心中叹气。这样的人再好也没有了,比这样的人再好也没有了。

大家也都知道,你叫的“师兄”是特指邱居新。

大家也都把你心里的小九九看得明白,也十分理解你,毕竟青梅竹马金童玉女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瑕他为青山你为松柏朝朝暮暮形影不离。听宁宁说关于你俩的应援本子《818我们大师兄和大师姐那点事》《霸道嗯嗯师兄的夺爱小师妹》等风靡书铺、风行海外。

但你还是不高兴。

第一是因为同人销量排行第一的老是《师兄与师兄的平方》《冷酷邱师弟的傲娇蔡师兄》《往昔你为我师兄,今日你为我贱内》等邱居新和蔡师兄相爱相杀的故事。身为邱居新青梅竹马和女友粉的你心累不爱

第二,也是最重要一点,貌似邱居新修仙修傻了不近男女色不恋情爱。简而言之就是,你可能单箭头人家。

你能怎么办你也很绝望啊。

当然是选择原谅他。

但你的心事也被深埋在了心里。

等了一会,掌门和朴道长几位德高望重的前辈们都到了。

他领着你,向前辈们一一行礼,也是他带着你头也不回的走出山门。

明明他也好久没下山了,但他就是这么坚定地带着你向前走去。

你亦步亦趋地跟着他,心里像蜜一样甜。他比以前长高了好多,富得流油的武当把当初的小细竹竿养成现在的芝兰玉树。

而这样的人,正坚定地牵着你领着你庇护着你,陪伴了你大半段人生,把他最好的东西都给了你。包括但不限于他把你们这次下山的活动经费全塞给了你,交由你保管。

直到……你跟着他来到了玲珑坊

哦,玲珑坊……

卧槽玲珑坊啊!!!!!

你看着邱居新轻车熟路地走到梁妈妈面前,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你对这样的情绪很陌生。好像一半吃味,一半对他这么个无欲无求的神仙主动来这样的地方感到三观崩坏。

就好像他还有很多你不知道的东西,好像你根本就不了解他,更好像他要离开你了……

这样的感觉真是难受极了……

而更崩坏的是,他两眼不眨二话不说地翻了蔡师兄的牌子

不仅你的三观魂飞,还他妈把你心中本就倾斜得岌岌可危的醋缸翻了个顶掉

合着哥你不但喜欢逛青楼,你还根本不喜欢女人?!我白还没来得及表就得眼睁着暗恋对象光天化日光明正大去嫖?!不是你嫖其他人就算了怎么还偏偏是蔡师兄?!怎么是蔡师兄?!果然是蔡师兄吧呵呵群众的眼睛果然是雪亮的!讲道理不是老子一直在你身边吗你什么时候有这爱好有这倾向了我怎么什么都不知道啊!等等嫖资还是我亲自开的?哎呀蔡师兄身价还挺高武当增收有望啊……

重重念头从你脑中呼啸而过。

心像被针扎了一样疼。

你的眼神是在太过热烈,你吃屎的表情实在让人不忍直视。邱居新很快就察觉到了你不寻常的反应。

他看着你这样也觉得很难受。

但是却不能告诉你,至少……现在不能。

邱居新沉吟了一下,开口说了句废话
“幺儿,不是你想的那样。”

说来也奇怪,明明就是一句废话,你却平静了下来。你及其信任邱居新,他说的每一句话你都会相信,邱居新的言语效果在你这是十成十的,从不打折扣,因为你从不对他设防,也绝不排斥他的一切

……哪怕现在的邱居新已经在你面前解锁了【逛青楼】【嫖师兄】成就。

一旁的梁妈妈也默默地观察着你们。

武当派来嫖哦不是找二师兄的人不少,个顶个人模人样。但你们这两个穿着奢华尤其贵气逼人的一男一女一起来青楼找蔡居诚……莫不是来找事抢人的?

梁妈妈抖抖身上的肥肉,眯眯小眼睛
“不好意思啊两位贵客,今天居诚身体不适不宜见客。还望二位海涵,再看看别的姑娘?或者……小倌?”

说罢,她紧盯着你们的反应。

邱居新迅速而简短的反应:“嗯。”

梁妈妈疑惑地看着他。

你清了清喉,补充道:“他的意思是我们可以等,不需考虑别人。”

邱居新继续:“嗯。”

梁妈妈转过来又看着你

你从包里摸出几张银票“啪”一声拍在柜台上,尽力扯出一个你自认为最猥琐的笑,说:“但我觉得春宵苦短等不了了。”

接着你转向邱居新,还用手暧昧的抚过邱居新的面颊、脖颈、胸口……最后咬咬牙在他屁股上不轻不重拍了一下。

邱居新身体一直都在紧绷着,他大概是知道你要做什么,一直拼命收敛着真气,害怕因为条件反射伤到你。

也不知道这校服是什么布料,声音“啪啪”的,弄出不小声响。

“两个人哪有三个人好玩儿是不是?”你咪起了眼,回味方才。

手感不错……

“噢噢……”梁妈妈自见到那几张银票就笑了起来,成功地理解了你的意思,知道你是开钱的也是中心人物,“武当派的道长们真……”会玩

“那么请问妈妈,现在居诚的身体该好了没有?”你的手肘放上柜台,撑着脸露出一个饱含深意的笑。

评论(6)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