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尤旨(禁止转载)

主邱你,楚留香乙女。
致力于为阿新写完所有的梗

【邱居新x你】果然还是最喜欢师兄啦!(三)

爆肝了爆肝了

这章有点黑暗,有点虐

但是看到最后有惊喜噢!

以下是正文:

你们跟在梁妈妈身后向蔡师兄“闺房”走去

就在你们通过一个长廊时,一个房间门开了。先走出一个衣衫不整的男人,再走出一个收拾得挺好但看得出发生过什么的女人,两人与你们相向而行。

你转向邱居新,他果然皱了皱眉,继而不可查的加快了步伐。你也紧随其后。

你知道青楼是个高消费的会所并不同于窑子,但是走在这样充斥混乱迷幻的地方,对于长期修身养性的你来说,还是难以忍受。

不由得想到蔡师兄,他也曾如邱居新这般高高在上,现在却栖身于此……

你还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就被那个女人撞了一下,“唉哟~”娇嗔了一声。

你下意识一扶,麻烦就来了。

她将体重全靠在你身上,双手灵蛇般从你的腰摸到了胸前,摸到了银票,顿了一下,最后把手圈上了你的脖颈。

你的汗毛一竖,整个人都快炸了。大概是刚刚露富弄得动静太大,什么妖魔鬼怪都上门来了。想到她刚和人做完那档事又出来缠着你,就觉得一阵阵恶心。天知道你多想一招兕望月把这个女人推走再远程一套连招把她收拾个底朝天。

“姑,姑娘,你这是……”她的气息扑在你脸上,你连话都说不利索。最要命的是,本来走在前面的邱居新听到动静转过头来,又见这姑娘这番操作,脸立马绿了,压抑着怒气,阴沉着脸看着她,以及,抱住她的你。

在这事情发生的短短几秒钟,邱居新心中已默念《清静经》上百遍。最终还是忍无可忍,上前把人拖了下来,把你拉到他身后。

他用的力气极大。

青楼里的护卫见到这样的情况,也训练有素地向你们围拢过来

他不再收敛一身丰沛的真气,任它充盈这段窄窄的长廊。接着将长剑从剑匣拔出,在空中划过光影,留下锵锵之声,剑气萦绕在剑身,在虚空中引起波动。

青楼的打手们都面面相觑,不敢再往前。

你被他护在身后,震惊地看着这一切。

这才是他真正的实力吗?

你们经常切磋,但准确的说其实是他在指导你。因为他从未拿出他的佩剑与你相斗,经常是捡到什么用什么,小到朴师叔的一支笔大到居棠的鸡毛掸子,真真是无拘无束自在逍遥。对战时也是点到即止,他以一个诡异的角度破空向你刺来,带着极快的速度,却正好能在接触你的前一秒停下。然后把他找到的问题告诉你,再细细说明你该如何避免与应对。

他在你面前永远都是那么温和,那么与世无争,让你时常忘记他其实还是一个冷傲凌厉的男人。

你躲在他身后,看他高大的背影,宽厚的肩膀,不由得想哭:你怎么那么好……你怎么对我这么好……你又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你还是冷静了下来。你舍不得邱居新在这样混乱的地方与这些龌龊的人交手,但同时又不能将你对他的在意表现得太明显,要把戏继续演下去。

你点了点他的背后,让他明白你有主意了。你俩的默契一流,他一边侧一侧身让你走到身前,一边紧盯着那些打手,生怕横生变故。于是他就站在你身后,近得都快贴上了。

于是你将计就计,柔柔向后倒去。邱居新赶忙用空着的手托住你。你长得娇小,他长得高大,平时总要不平,现在倒是方便了,你堪堪就在他心口的位置。

你靠着他的胸膛,用甜腻的声音说:“唉呀~不要激动嘛~不要太担心我~梁妈妈还要做生意的~~”

你抬眼看向梁妈妈,“梁妈妈,这个生意还做不做了?”

梁妈妈也是经验丰富,脸上挤出笑来,“瞧您说的,我这玲珑坊不做生意还能做什么呢?”

然后呵斥那些打手:“一个个都把家伙放下!把贵客吓跑了坏了老娘的生意,就把你们的头一个个摁到尿壶里去!”

这句话意有所指。

你看向始作俑者,那个现在抖成筛子的女人。勾起一抹油腻的笑,眼中却全是冷意:“姑娘的衣裳好看的很,我用这一锭金子跟姑娘换换。”说罢将金子扔在了地上。

那个女人听罢赶紧把外衫脱了下来,只剩下里边的肚兜。

你摇了摇头,“我要的是里面那件。”

邱居新一下就激动了起来,压着你的手,提醒你。

你轻拍了拍他的手,示意他放心。

邱居新极力克制住自己,却觉得理智的弦要崩断了。

他未曾想过你会那么大胆。

现在的你和你表现在他面前的样子似乎不一样。

背倚着他的你敏锐地抓住了这一点。可惜现在不是解释的好时机。

在场的人全都愣了。

你趁机加一把火,“脱之前记得问问你的恩客,你要是真在那么多男人面前脱了,他还要不要你。”

“我,我……”那个女人手足无措起来,看向与她同行的男人,只见那个男人二话不说一巴掌扇了过去,气愤地走出玲珑坊。

她被打得站不住,抽噎着奔向梁妈妈。梁妈妈用力推搡她两下,嘴里不干不净地骂着。

最终还是深深叹口气,来到你面前“客人,您,您看……”

你不堪其扰地闭上眼睛。又从怀里掏出一锭金子:“是我鲁莽了。这个,就当是赔礼吧,也算是梁妈妈的管教费,以后可让你的人手脚干净点。”

你环着邱居新的腰,“走吧~不要让这样的小事影响了我们的兴致~”

你们转过身,终于摆脱了这件事。你感觉到邱居新僵硬的身体,心下叹气。

就在拐弯处,你开了口“师兄,你觉得我太过分了吗?我只是觉得……人要为自己做的事负责。”

“比方那个女人,如果她没有因为贪婪来冲撞我,我并不会因为这件事对付她。这是我的动机。”为了保护你。

“而我只不过是在以牙还牙,这就是他们的手段。不然师兄以为,蔡师兄何至于此?这是我的手段。”为了你斩草除根。

“我……在师兄面前的其实是我最好的样子。”为了你我也可以付出一切。

这些卑劣的人就让我卑劣地对付好了,哪怕我根本不愿与他们为伍。但只要你还是那个高高在上不染凡尘的武当大师兄,我最好的哥哥,就好。

你转过身看他,你明明有理有据的,可一与他对视,你突然就觉得后悔了。

师兄……是不是喜欢那种白璧无瑕清高超拔的人?

你不知怎么眼眶里就蓄满了泪水,“师兄……其实我从来……都不是你想象的那个样子……我,我……我是个坏人,但我……我从来都不想害你……我没有害过你的……我以后也觉不会害你……”

一边说着一边眼泪掉下来,你心里害怕极了“我,我不是坏人……你别怕我……你别讨厌我……你别不要我……”

说到最后眼泪怎么也止不住了。

在邱居新眼里,娇小的你,仰着头,眼睛鼻头红红的,泪珠一颗颗往下掉,聚成两行清泪,湿了你的脸。但你还是倔强地看着他,想听他的答案。

他最终还是开口了:“不怪你。不怕你。你是好人。”

想了想添了一句“理解你。”

而后邱居新心里一动,一句话怎么也忍不住了

“喜欢你。”

评论(13)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