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尤旨(禁止转载)

主邱你,楚留香乙女。
致力于为阿新写完所有的梗

【邱居新x你】拥雪待春色(下)

又名《华山讨债记》(。ò ∀ ó。)

6.
那是一张华山弟子在玲珑坊的明细,消费对象都是……蔡师兄。

借我武当的钱嫖我武当的前师兄,能忍?

你当即在邱居新面前坚定地表示站在他这一边,绝不再受敌人迷惑,哪怕受了也忍住绝不瞎bb动摇军心。

于是在之后和华山弟子们的交往中,你和邱居新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一个棒子一块糖,虚与委蛇就是不松口风。

最后一天,大师姐高亚男忍不住了来到你们面前

“二位在华山住宿可还习惯?”

“很好,大家都很热情。”

“嗯。”

“和二位说句掏心窝子的话吧,而今华山的条件,真是比不了武当家大业大,委屈二位了,我深感愧疚。”

“没有的事,亚男太客气了。”

“阁下不必妄自菲薄。”

高亚男最后咬咬牙,“新春佳节花费不少,华山欠武当的那笔年关总账,是否可以稍加拖延?”

邱居新面色不变,可话已没有那么客气,
“武当新春亦有不少花费,况且华山欠下的也并不只是去年的年关帐。”

高亚男脸色一变,不知如何开口。

你在一旁有些不忍,但毕竟欠债换钱天经地义,最终你还是以武当为重,没有开口。

沉默了一下,邱居新继续说:

“上述所言并非为了与华山算总账划清界限,相反,是为了说明武当与华山已是息息相关。那件事情,该真正过去了。”

高亚男听完,向你们抱拳

“华山一直以来就希望能与武当重修旧好,武当既有此诚意,华山乐意之至。但是滋事体大,我还是要禀告掌门,再做定夺。告辞。”

你和邱居新也向高亚男抱拳,邱居新开口道:

“此事并不能急于一时,最重要的是双方的诚意。”

“在下明白,告辞。”

7.
在高亚男走后,你问:

“这下子不还是给他们延期了吗?这样华山派就会还钱了?”

邱居新说:“我既已把那件事搬出来就已说明武当的态度。武当和华山的一笔烂账,光账面上就需长时间整理,而账面之外的已是算不清,还不如顺风吹火修整关系。”

你听完皱着眉:

“如果我是你,我是真不愿意想这些事情。”

“那便不要再想,交给我。”

“嗯……”你低低应着。

邱居新将你搂在怀里,低头问:

“幺儿觉得此次华山之行如何?”

你想了想,折了个中:“冰雪好看是好看,总单调了些。”

听罢邱居新唤来了一个华山弟子,在这冰天雪地的华山不知从哪给你弄来了一根桃枝,不是含苞待放,而是正值绚烂,粉嫩可人。

邱居新松开你,用手小心接过,将长长的桃枝立起来,桃花抚过他的脸。邱居新生的好看,剑眉星眸、唇红齿白、面如傅粉,堪称翩翩玉面郎君;他不常笑,时常眉头微蹙、薄唇紧抿,虽显出淡淡忧愁又更显端正。而今有灼灼桃花相衬,真真是“人面桃花相映红。”

你一时看呆了,脑海中仅剩下一行诗句:“何彼秾矣,华如桃李。”

“嗯?”

他虽面露不解,但未多问,只将手中桃枝递你手中。然后再次从背后环抱着你,看你小心抚过粉嫩的花瓣。

“是幺儿的。”

“给我的?他们从哪弄来的,华山上不是只长得雪莲花?”

古诗有云:“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你们一路北上并未见到盛开的桃花,却在华山上看到今年第一枝桃花,这实在是令人惊奇。

“而且,怎么会只有一枝?”

“走吧,去赏花。”

邱居新并未作解释,只牵着你的手向门外走去。

8.
你们走过正中的执剑堂,跨过廊桥,途中你手中的桃枝不知引来多少华山女弟子好奇与艳羡。

最终你们走到砺剑堂一处不起眼的小室前,邱居新为你撩开布帘,说:

“进去吧。”

你似是感知到什么,快步走了进去。

只见小小室中温暖如春,数株桃树亭亭伫立,花团锦簇,春色动人。

此时你已从初见桃花的惊艳变成满满的感动。你一见此情此景,便知道这一切绝对与邱居新有关。就算华山派为了讨好你这位未来的掌门夫人,为了让你吹吹枕旁风延缓催款,也绝不会做到这一步。

华山终年积雪、常年冰冻,只有药中圣品雪莲花可于此生长。山寺桃花尚且延后,在此寒凉之地逆时催花更是难上加难。需大量人力物力不谈,鲜花乃娇嫩之物,非用心不可得。这般用心用情、小心翼翼,只为了讨你欢心,只因忧你倦乏,这样的人除了邱居新你找不到第二个。

于是你开口问的是:

“夫君怎么办到的?”

“这是利息。”

“武当借出的钱从来没有不需还的道理。”

他声音淡淡却深藏威严。

邱居新在你面前似乎一直没变,他以兄长、夫君自居,细致入微地照顾你,事事以你为先。但他身份的变化却实在不可忽视,他不再是那个流浪街头的小男孩,而是高高在上的未来武当掌门。

他需要承担的、考虑的已经不一样了。

你转过身,抬着头对着高你一个头有余的邱居新说:

“蹲下来。”

他乖乖地蹲下,平视着你。

你伸出手,细细描过他的眉目、颧骨……许久,才开口说:

“夫君辛苦了。”

“做掌门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我知夫君一心向道,本不欲俗世事务,不过因师命难违、深负众望方允诺下来。现在却被俗务缠身,夫君可悔?”

邱居新握住你的手,放在唇上,轻轻一吻,方言:

“以权谋私能让幺儿看到华山的桃花,便不悔。”

“况且华山桃花是个不错的噱头,大概能让华山派还上部分欠款。”

你被他的一番情话弄得面颊绯红,只好把头靠着他温暖的胸膛,嘟囔着说:

“别人才不管你这些,人家只传武当未来掌门娇纵夫人,勒令华山一夜开满春桃。”

你想到了什么,低低笑了起来,

“邱则天。”

“嗯?”

“女帝武氏强令百花提前开放的典故啊!”

邱居新轻轻揉了揉你的头,

“有幺儿在,春天可以慢慢等。”

你用力地抱着邱居新,鼻嗅邱居新身上冰雪的冷香,

“有夫君在,拥雪也可待春色。”

END

崩坏小剧场:

你:“夫君,接任下一任掌门你看好谁?”

邱居新:“居棠不错。”

你:“的确不错。凭他勤奋努力?”

邱居新:“不,凭他喜欢暗香的宁宁。”

你:“换个问题,如果未来的掌门夫人是华山派弟子呢?”

邱居新:“武当财政药丸。”

评论(5)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