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尤旨(禁止转载)

主邱你,楚留香乙女。
致力于为阿新写完所有的梗

【萧疏寒x你】霸道掌门爱上我(五)

亲啦亲啦!
又虐又甜

15.
萧疏寒的举动果然是反常。

因为第二天你就听到了萧疏寒与明月山庄李如梦订婚的消息。

还有萧疏寒闭关的消息。

却不是在你这里。

你听到消息伊始只觉心中痛极,心脏似被撕裂一般,疼痛随着呼吸传到身体各处,让你痛得直不起身。

你闭眼良久,大脑还是一片空白,震惊与闷痛在你心中冲撞徘徊。

怎么会有这样的人?昨日还与你共度新春,今日就听到他定亲的消息。

怎会突如其来!

不,怎会突如其来?

你这才省起,你好像有段时间没有联系家族里的灵了。

果然,当你与他们接触时,就发现萧疏寒与李如梦的婚事在昨晚已被玻璃心破碎的墙妹刷满屏。

你无力地靠在墙上,不由得责怪自己为美色所惑,失去了理智。

情之一字,最为伤人。

16.
你也说不清为什么你没有离开,只是当你动了这一个念头时,那张留在你手中的掌门印信,总是那样直截了当地把你带回你们美好的记忆中。

你原本以为,你们之间美好的记忆迟早也会是过往云烟,到最后除了头脑中些微的记忆碎片什么也不可能留下,因为一个灵和一个武当掌门,这怎么可能呢?

可是这张印信却将你与武当,与他坚定地联系在了一起。

这是真的吗?

你曾悄悄地向家族里的长辈问过,印信的确是真的,而且因印信关系重大,非与掌门有极为亲密关系之人不可得,上一任与上上任掌门就不曾让人得到过。

这张印信表示了武当掌门最大的信任。

他想做什么?

难道……

你不禁心旌摇动。但你还需要更多的证据证明,或者一定要他亲自对你说。

敢耍我就让你变成穷光蛋!

撩了不娶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最终你把那张印信折好,放在衣衫紧贴心口的内袋中,再施了个法将它隐藏好,无论萧疏寒如何,这张印信的确是真的,你可不想成为武当的罪人。

17.
果然过段时间,风波骤起,一波三折,波谲云诡。

【“武当第五代掌门萧疏寒曾与明月山庄李如梦订有婚约,熟料后者却与“华山七剑”之一的楚遗风相爱私奔。武当上下视此为奇耻大辱,与华山的关系顿成对峙之势。
为了求得父兄原谅,李、楚携子归明月山庄。李氏父子见木已成舟,只得默许,并邀约武当、华山众人,共聚明月山庄,化解其中恩怨。
未曾想,在众人齐聚三日后,当人们冲进明月山庄的大门,只看到遍地尸横,满壁鲜血,直如修罗地狱。其中原委无人能说清,只道是因三方怨怼过深,终至大打出手,酿成悲剧。
明月山庄惨案发生,新仇旧怨,让武当乃至江湖纷纷将矛头指向华山。华山掌门徐淑真急痛之下,于武当门前长跪一月,最后不惜自废武功。至此萧疏寒破关而出,接受了华山的歉意,双方和解。
这种表面上的和平能够维持多久?没有人知道。私下里华山武当暗流涌动,小打小闹数不胜数。”】

真是“山中无历日,寒尽不知年”,哪怕你有所预料,也未想到故事竟然如此精彩。

你仔细听着墙姐转播的概述,除了明月山庄谜案引起你的兴趣外,萧疏寒的态度更是你关注的重点。

萧疏寒,你到底是因为明月山庄惨案武当损失惨重,还是因为未婚妻与人私奔且孕有一子,直令华山掌门长跪一月并自废武功方破关而出?

我怎么猜不透你呢?

你好像从来都猜不透他。

你见到他的第一个笑、他让你帮忙的打算、他的出关和闭关包括那张印信……

如果你要为他立传送往藏书阁,你能写什么呢?似乎你除了一个“谜”字,什么也写不了。

墙弟:“有人在嘛!我要爆料!”
墙妹:“啥啥啥,快说!”
墙弟:“我听墙说,掌门老婆被抢了一点都不生气,但是!把楚遗风的衣物留在了身边!惊不惊喜,刺不刺激?”
墙弟:“对了对了,就是听说他有点,嗯……别的嗜好。”
墙妹:“!!!你的意思是我的男神是断袖?!!”

……好嘛,现在连萧疏寒的性向都不确定了。

萧疏寒啊萧疏寒……

你彻底陷入了自己思绪中,扯过萧疏寒常坐的蒲团,一圈圈数着

“他喜欢我……”

“……他不喜欢我”

“他喜欢我……”

“……他不喜欢我”

“他喜欢……那他都闭关了怎么还不来找我!”

“他不喜欢……那他怎么把印信给我了呢?!”

18.
就这样憋屈地过了几天,就在你以为这样纠结的日子恐怕要过上许久的时候,转机来了。

那时你趴在地上睡得迷迷糊糊,突然听到那扇小木门打开了。

“吱呀……”

你迷茫地张开双眼,然后大脑快速地反应过来,你满心期待却又难以置信地望向门口。

那个人就站在门口。

上次的他披满霞光,温柔缱绻

这次的他身后是一片白光,阳光在他身上留下阴影,你看不清他的脸。

但你知道他在看你。

你低头看了一下自己,你坐在地上,手里还揪着个散了一半的蒲团,然后冲他发愣。

你赶忙站了起来,不忍揣想自己刚刚一定很白痴的表情。

结果你手中的蒲团滚向远处,直接散开了。

老天啊让我去死吧。

你却听到萧疏寒轻笑了一声。

他的声音低沉有磁性,他很少笑,但他一开口你就觉得要醉了。

这可不行,怎么那么没有出息。

你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我这样是谁害的?是谁害的!

于是你瞪着萧疏寒

“我这样是谁害的!”

“你个负心汉,陈世美!”

“你就没什么话想对我说?!”

“你问我答。”

说完,萧疏寒毫不扭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但还是端端正正一副乖巧的样子。

19.
你实在是看不过去。萧疏寒,一个大门派的掌门坐在地上,而你是间接的黑手。

暴殄天物啊这是。

于是你在矮几上抽了本也不知道是什么的书,拿到萧疏寒面前

“爱垫垫,不爱你就冻……”着吧。

你话还没说完,就被萧疏寒拉到了怀里,你一个天旋地转就倒在他腿上。从你这个角度可以看到他紧抿的薄唇,挺直的鼻梁,还有长长的睫毛,以及他低头看你的笑眼。

他在笑,他看起来真的很高兴。

随着他慢慢地靠近,你觉得四周的空气好像被他抽走。你好像缺氧了,感觉像是窒息,你的脸很热、你的心跳得很快,你的身体不听你的指挥。

最后你闭上眼睛承受着这个亲吻。不是你预想的蜻蜓点水,萧疏寒先是轻轻地触碰你,再是温柔地与你用唇厮磨,最后将舌尖伸入,含住了你的嘴唇。

萧疏寒的动作温柔到无以复加,他的呼吸扑在你的脸上,你这下真醉了。

慢慢地萧疏寒才放开你,但还是用手摸着方才被蹂躏的你的唇。

然后低下眼笑了笑

“我今天真的很高兴。”

“你没有离开。”
TBC

碎碎念:
【】里的内容是官网背景

评论(4)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