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尤旨(禁止转载)

主邱你,楚留香乙女。
致力于为阿新写完所有的梗

【萧疏寒x你】霸道掌门爱上我(六)

壁咚!壁咚!壁咚!

20.
你红着脸把头扭向一边,

“别打岔,我问你答。”

“好。”

“不许撒谎。”

“好。”

萧疏寒的眼中满满是宠溺,你开始确定,萧疏寒在你面前的确会生动一些。

你与他面对面坐着,严肃地问,

“李如梦和楚遗风跑了,你……什么感觉?”

“我和李姑娘只有几面之缘。”

“那你藏着楚遗风的衣服……是什么意思?”

“武当与华山交恶之势已成,但不代表不可改善。楚遗风的遗物可以成为武当与华山冰释前嫌的契机。”

“那……关于明月山庄惨案,你知道多少?”

“我在此次事件发生之前已有预感,但并不知会发生怎样的事。闭关便是以不变应万变。”

“有人说经明月山庄惨案,明月山庄几近灭门,华山式微,而武当日益鼎盛,渐成中原第一名门,这其中……”

“世人算命是为避凶趋吉,武当却讲究进退有度、顺势而为。明月山庄谜案至今不知其故,华山千年也是几经沉浮,而武当弟子自始至终以寻道问禅为先。”

“那,那张印信……”

“是聘礼。”

“那……”

“喜欢,第一眼就喜欢。”

还学会抢答了?!谁教你的?!

21.
你原本慢慢降下温来的脸一下又升温了,你感觉到甚至比以前还要红。

但萧疏寒依然端正地坐着,似乎他说出口的并不是什么要紧的事。

你又羞又恼,想瞪着他却又不好意思看他。

“你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萧疏寒严肃地说出口,你却觉得他此时十分不正经。

“不!等等……我们第一次见面,你的那个笑?”

“因为那时我很高兴,还因为听说姑娘们都喜欢。”

“从哪听说的?”

“刚刚已经是最后一个问题了。”

“忍着!”

“……好。”

“打坐时弟子们的闲话。而且居棠说,宁宁也喜欢。”

萧居棠你认识,是萧疏寒的义子,暗香的宁宁是居棠的爱慕对象。

“那你后来怎么不笑了?”

“你好像不喜欢。”

你低着头调整了一下呼吸,鼓起勇气回道

“是喜欢……可那样的笑不适合你,我就不喜欢了。”

“好。”

你有很多话想说,但又不知从何开口。很多问题萧疏寒已经一五一十地为你说明,你需要一些时间消化。

一室无言。

22.
最后是萧疏寒先开了口,

“近段时间武当都会加强戒备,我也需处理很多事务,不能常来陪你。”

“你好好呆在门室,不要出去。”

你“噌”地站起来,定定看着他

“这是打一棍子给一颗糖吗?与其在事后向我解释,不如在事前就和我说清楚。”

“你不要激动。这件事我的确只能说那么多。”

你转过头不再看他,默默地下定决心,第一次向萧疏寒说出心里话,

“家里的长辈曾告诉过我,墙壁灵人丁稀薄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因为两只灵知道得太多,又必须隐瞒太多,瞒来瞒去,信任就消散殆尽了。”

“信任,无论是在灵与灵,人与人,还是人与灵之间都是十分重要的。”

“以前我只会担心如果重蹈族人覆辙我该如何,但是现在,没想到我遇上了一个能瞒住我的人。”

“萧掌门好本事,能接触到我们墙壁灵都不知道的东西,毕竟有窃密者,就会有保密者,我们墙壁灵也不是无所不知。”

“萧掌门喜欢我,我也喜欢萧掌门。可是这并不意味着我能接受和你在一起。”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我不希望在未来还会被瞒在鼓里,只能傻傻等待。我希望我能知道一些我该知道的事情,比如……以爱侣的身份。”

“如果萧掌门觉得为难,我会自行离开。”

23.
听罢,萧疏寒也站了起来,他的身躯挡住灯光,在你身上投下一片阴影。他的一只手抓住你的手腕,另一只手护在你脑后,接着用他的身体用力地将你抵在墙上。

你们的距离从来没有那么近过,他的呼吸扑来,烧红你的脸。

他低下头,在你耳边低低问道,

“拿了我的聘礼,还想走吗?”

你被他压制得动弹不得,

“那我还……”

他慢慢凑近你,在你颈边说

“你还还得了吗?”

“第一次见面,我说‘养你’也是真的。”

“那你……?”

你惊讶地看着他。

萧疏寒微微抬起头,叹了一口气,吻上你的唇

“我没说,我不同意啊……”

24.
“但这件事只能言尽于此。”

某位亲了个够的不知名武当掌门义正辞言地说。

TBC

碎碎念:
写邱你的时候,纯情得只在我记起来的时候给嗯嗯师兄一点糖吃,只有过一次亲亲,车就是一句“有了夫妻之实”一笔带过。

但是写到萧掌门的时候,就忍不住亲来亲去,每每涌起想开车的冲动。

果然小xiao朋ke友ai间的恋爱和成lao年liu人mang的恋爱是不一样的。

另外老铁们关注红心评论小蓝手给我刷起来!| ू•ૅω•́)ᵎᵎᵎ

评论(6)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