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尤旨(禁止转载)

主邱你,楚留香乙女。
致力于为阿新写完所有的梗

【萧疏寒x你】霸道掌门爱上我番外一

霸道掌门+烟火大佬+宠妻狂魔=萧疏寒
有小剧场可看噢~

以下正文:
1.
每一年的除夕夜,武当山下家家户户都会燃起爆竹,在“噼里啪啦”的爆竹声中辞旧迎新,在明亮的闪光中期盼来年红红火火。

武当上更是热闹,烟火晚会是武当的重头戏,为了筹备烟火晚会,武当可是把一整条街的焰火买了下来。

每次看到武当上空绽开的烟花,你总会想起你们结亲的那一天,哪怕已过了不少时间,但那晚的景象却深刻心中。

你想,总有什么场景是要记一辈子的。

2.
那时的你早已热泪盈眶,不知是高兴多些,还是感动多些。

你看向萧疏寒,还是一如既往的冰块脸。居棠十分机灵,马上扯着你的衣袖,悄悄地叫你低下头来听他讲话。

“怎么了,居棠?”

“娘,你别生气!爹爹其实是很在意你的,他就是这么个冰山性子!”

你蹲下来与他平视,

“居棠,我知道,所以没有生气呀。”

这时,“咻”一声一朵烟花眼看着就要盛开在萧疏寒的头上,你和居棠同时抬头看了一眼,低下头来面对面哈哈大笑。

“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

突然,你听见萧疏寒念起扫六合的剑诀,同时萧疏寒的拂尘一挥,不知何时烟花到了你和居棠的头上,时间掐得刚刚好,烟花盛开在你们头上。

仔细一看,中间白鹤驾仙风,又原来是鹤亮翅。

“哇,娘,你看!爹爹又在用内功放烟花了。”

又?你们武当人这么能的吗???

3.
“道常无名。”

是为揽雀尾。

一个硕大八卦盘出现在空中,丰沛的剑气凝成乳白色的光晕随着八卦盘缓缓转动,照亮了整个天穹。

在场的弟子们都屏住气息,睁大眼睛观赏着这一奇景。不知是不是你的错觉,你似乎还听到了山下的欢呼声。

这个施法范围究竟有多大?你无从揣想,但是看着萧疏寒气定神闲的模样,恐怕这还只是他真正实力的冰山一角。

“道常无为而无不为。”

萧疏寒用低沉的声音轻念着,身上衣衫无风自动,白发飘飘,宛若谪仙。

你痴迷地看着他,一想到这般神仙一样的人物将要与自己共度余生,就怎样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他还给了你一个机灵可爱的儿子,这个小可爱正牵着你的手张着嘴看着爹爹。

萧疏寒左手捏剑诀,右手将拂尘在身前划出一个圆,一把长剑即刻成形,

“混元生两仪,四象运衡玑。”

拂尘将其往前一推,长剑便携带着数道剑气飒飒飞入云霄。

你听见邱居新喃喃道:“这就是五行式与幻四象的结合吗……”

虽然你并不是很了解武当的武学,但看着邱居新这样的反应,那一定十分厉害。

你明白萧疏寒绝不只是为庆祝,还有传授武学之意。能亲眼看到掌门运功,对于弟子的武学修习一定是受益匪浅的。

4.
这时,突然从东南方升起与萧疏寒一样的长剑,与萧疏寒的雄厚浑圆不同,这柄剑
隐含着一股霸道的力度。

“闻师叔?!”在场的弟子大惊。

竟是致虚长老闻道才。听说他是个著名的武痴,眼中只有手中之剑,今日竟然也和疏寒胡闹起来了。

“致虚极守静笃。”

萧疏寒一招兕望月以太极之势将闻道才的长剑推开,

“遂朝玉虚上,冠剑班列真。”

快速接上一招踏玉虚,运气护住长剑,解除闻道才的辖制,紧随着一招揽雀尾,悟道不知何时积累至三层,巨大的八卦盘爆炸分裂成无数个小八卦盘,似盛大的流星雨划过天穹。

满天幕的流星雨!

你确信你听到了山下的欢呼声。

5.
闻道才没有强破,接着也是一招兕望月,竟是用了全力直令自己的长剑转向,以雷霆之势向你们飞驰而来。

“天道利而不害,圣人为而不争。”

萧疏寒施展了武当绝学“斩无极”,七柄飞剑浮现在他背后,然后瞬时出现在高空中,自上而下截住了闻道才的剑势。

一柄携带着浩荡真气的长剑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消散了。

而这过程中,萧疏寒的长剑一直安稳地停在空中。

这般恐怖的控制力与雄厚的内力,只怕武林当中无人能出其右。

你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屏住了呼吸,心脏极速地跳着。你环视一圈,在场的武当弟子全都处在深深的震撼中。

这样的力量,让人难以相信是人力所为。其实说是人力也不准确,武当重视“因势”,萧疏寒运功的过程中,你可以见到他周身的波动,大概是趁自然万物之势,方可达到“无所待”的随心所欲。

6.
这时,萧疏寒拉起你飞至空中,你紧紧护着居棠,居棠也使出吃奶的力气环抱你的腰。

“娘救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娘,娘啊啊啊啊……”

“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

萧疏寒低低的声音就在你耳边响起,你选择性忽略了居棠杀猪般的惨叫,只觉得身体都要酥了半边。

一招演八卦,剑气护体冲击着周身的八卦盘,接着又炸开一朵朵小烟花。你回头望去,你们飞行之处闪着一串璀璨亮光。

这样飞了一圈,盛大的烟花秀慢慢消散,那柄剑被萧疏寒挥挥衣袖便消失了。你们也终于接触到了土地。

萧疏寒把你放下来,你羞得不敢再见人,只能抓着萧疏寒的衣服,尽量把脸埋在萧疏寒的怀里,想变小躲到他的身上去。

太他妈刺激了……你觉得自己的心脏要罢工了。

“爹娘,你们能不能顾忌一下你们的儿子我!在天上没被烟花闪瞎,在地上却要被你们闪瞎了!”

居棠一脸的悲痛欲绝痛心疾首。

你看着萧疏寒难得温和的脸,他如春风抚过般轻柔地摸了摸居棠的头。

说出的话却像秋风扫落叶般无情,

“忍着。”

END

小剧场:

居棠:“娘!爹每年都会闭关一段时间,你独守空房会不会很寂寞啊?”

你:怎么告诉儿子他爹闭关其实是我俩过二人世界去了。

萧疏寒:在线等,也不急。

真的END了

碎碎念:
打戏写得我都要死了……

你们是不是该有什么表示,见我的表情你们就懂啦,关注评论红心小蓝手都丢过来吧!| ू•ૅω•́)ᵎᵎᵎ

评论(8)

热度(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