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尤旨(禁止转载)

主邱你,楚留香乙女。
致力于为阿新写完所有的梗

【邱居新x你】如果他没有答应你的告白(九)

本章邱师兄醋值蓄力中,事态似有转圜,文末有小剧场哟
破镜重圆先虐后甜HE妥妥的
我其实很爱撒狗血qaq
接《果然还是最喜欢师兄啦》设定,可戳主页第一、第二篇
41.
你看着他们端详着你的道袍、剑匣还有容颜,心中明了。

虽然这样的情况让你有些诧异,但却没有很不舒服,因为相对敌意,你从他们眼里看到的多是好奇。

他们的窃窃私语也没被你放在心上,你的存在受到非议不是一天两天了,你早已习惯。实在不行就动手,不过一家茶馆武当还是赔得起的。就算打不过也能跑,身为萧疏寒徒弟的你实力本就不俗,再加上邱居新紧张过度,手把手地让你练就一身保命功夫,哪怕碰上江湖上的绝顶高手也能跑掉,虽然可能会狼狈一点。

艺高人胆大,你抚了抚道袍,维持平静的样子走进去,想寻一个空位坐下。

众人的目光紧跟着你的身影,你走过的地方人们纷纷避开,给你让出一条路。

你扫视了一圈,发现座位已满,你皱皱眉,正想转身,却被高声叫住,

“邱道长,可愿与我同坐一处?”

你一下绷紧了身体,紧拢着剑匣转身,看见一个眉目疏朗,俊逸非常的男子,他站起身向你拱了拱手,然后用手示意他前边被遮挡的空位,做了个“请”的手势。

此人衣着富贵,谈吐不凡,挺直而立却下盘虚浮,丹田空虚,是个不会武功的富家公子。

他一开口,众人都安静了下来,你看这样的反应不像恐惧,更像是尊重。此人一定大有来头,而能让平民老百姓又敬又爱的,大概是本地望族。

这样一个身份尊贵又能一眼认出你的人,选择在这样一个茶馆叫住你,大概是蓄谋已久。联系到你在山下流传最广的轶事,你大概能抓住一丝线索。

你心中冷笑,怎么那么多不相干的人来操心你和邱居新的事?

既是有意,身为武当门人,你在这样的场合不能露怯。

不就是撑场面吗,谁不会啊?

42.
于是你露出一个温和客气的笑来,

“贫道叨扰了。”

坐下后,你轻声细语地问道,

“不知兄台如何称呼?”

“在下姓李,名宣逸,邱道长如不嫌弃就叫我宣逸好了。”

对方也是个妙人,恭敬地给你倒上一杯茶水,态度温和举止有礼,让人如沐春风。

只可惜动了不该动的念头。

你故作惊讶,急忙摆手,

“这怎么可以?还是称呼李兄妥当些。”

然后端正道,

“贫道姓邱,名居久,邱居新邱道长是我的兄长。”

你故意把邱居新摆出来,看看对方的反应。

李宣逸端着自己的茶杯,嘴角一勾,眉目间闪过得意,接着就被他喝茶的动作遮住了。

看来是新手,你心中默默下了评断。

离近了,你这才注意到李宣逸的眉眼似乎有些熟悉。你有一个念头一闪而过,只是不太真切。

看你安之若素地坐下,茶馆也慢慢喧闹起来,说书人继续说书。

李宣逸不可查地侧耳听了听,这才回答你,

“关于二位邱道长的事迹,在下早有耳闻。青梅竹马,郎才女貌,实在令人艳羡。”

“李兄过奖了。”

“哪里哪里,是邱道长太过谦虚。实不相瞒,在下敬仰二位道长已久,今日得见,更觉名不虚传,不知可否有幸与邱道长结交?”

你笑着颌首。

李宣逸的脸上溢满笑意,

“哈哈哈哈,今日真是大喜之日,得以与邱道长相交为友,真是在下三生有幸。”

“过奖了。”

你谦和地摇摇头。

接下来你们扯了一堆所谓的“风雅之物”“江湖传奇”“历史典故”,再“邱道长”“李兄”互相吹捧,你笑得脸都酸了,开始无比想念面瘫的邱居新以及直爽的武当师兄弟们。

脸也不是白酸的,你恰到好处的迎合把李宣逸哄得心花怒放,直呼你为知己。

43.
李宣逸看着窗外高悬的日头,

“今日与邱道长相谈甚欢,方知古人云‘倾盖如故’是为何意,不知邱道长可愿赏脸下榻寒舍?”

“这……”

你这才想起邱居新和程扬他们还在三生树等着呢,突然有些迟疑。

李宣逸果然是个妙人,见你犹豫便知你为难,退一步道,

“是我唐突了,但这枚令牌还请邱道长收下,何时邱道长有空即可登门拜访,在下随时恭迎邱道长。”

然后不容置喙地把令牌交到你手里。

你对他过分的热情感到可疑,但还是使了缓兵之计,微笑收下。

你将令牌拿在手里看了一眼,造型气派,上边用古朴的文字写着“熙园”二字。

你立即拱手,故作惊讶道,

“原来李兄乃太守家的贵公子,失敬失敬。”

“哎,邱道长既然你我已为朋友,不需拘泥这等俗礼。”

李宣逸把你轻轻扶起来。

你还想客气客气,余光却瞟到了茶馆门口的邱居新。外边日头正烈,他头上渗出了汗珠,也不知道他怎么来的,竟然还有些气喘,难得的狼狈。

你赶紧告别,

“李公子,兄长已至,我得走了。”

李宣逸环望四周,看到了站在门口的邱居新,更热情地迎了上去,笑得好像要发光,

“邱道长,李某敬仰您已久,今日一见真是名不虚传。”

诶,这个词已经用过了!

你在一旁撇嘴,却不觉自己在见到邱居新的那一刻整个人完全放松了下来。

“嗯。”

邱居新果然没有你那么长袖善舞,只冷冷应了一声,然后目光向下,盯着李宣逸的手。

李宣逸愣了一下。

你在一旁看得真切,不知怎么就想到李宣逸方才用手扶起你的事来。

为了缓和气氛,你只好凑上去瞎翻译,

“师兄是在说‘很高兴遇见你’。”

“嗯。”

邱居新木着脸点头。

李宣逸这才反应过来,爽朗地笑,

“江湖人称‘嗯嗯师兄’果然名不虚传。”

“名不虚传”x3

你也在心里木着脸计起了数。

邱居新听完竟然连个“嗯”都没有,右手拉着你转身就走。

你在邱居新身后向李宣逸抱歉地笑了笑,就赶紧跟了上去。

44.
邱居新紧紧地攥着你的手,但是恰好不让你疼痛的力度。

你在他背后没有说话。不知何时起,你就不知道该和他说什么了,想说的他又不想听,该说的你又不想说,就只好这么闷着。

没想到是邱居新先开了口,

“为什么不说话?”

“嗯?”

你还没回过神来。

邱居新好脾气地又问了一遍,

“幺儿怎么不说话了?”

幺儿刚刚明明和那个人聊得那么开心。

瞬间你差点冒出一句“无话可说”,但被你尽力卡在了喉咙里。

你还年轻,虽然心灰意冷了但还不想死。

最后淡淡地说,

“刚刚说太多,累了。”

邱居新听罢,竟然用双手揉了揉牵住的你的手,

“幺儿不想说可以不说,不要让自己太累。”

“嗯。”

你心口不一地应着,垂下了眼。

世间的事情哪能皆是随心呢?没有这张笑脸做伪装,我如何去面对这个残酷的世界?如果大难临头,谁会一直陪伴在我身侧,为我遮风挡雨?谁会珍重地将我放在心口,以心血温热,护我一世喜乐安康?

邱居新……

那个人为什么不是你呢?为什么,不可以是你呢……

最后你将手从邱居新手里挣脱,

“师兄,太近了。”

TBC
ooc小剧场:
邱居新:“嗯嗯师兄”只有幺儿还有武当弟子可以叫。

居棠:???为什么把师姐单独摘出来,她不是武当弟子???

邱居新:你心里没点b数吗?

居棠:邱师兄,师姐是你什么人你心里没点b数吗?

全武当:邱师兄,真的只有你一个人!

邱居新is watching you.jpg

碎碎念:
开着歌码字,就在最后几部分突然放到《康河船影》(超好听的推荐你们去听)妈哒一下子就扎心了,我们最后没有在一起什么的写着写着就泪崩了……_(:з」∠)_

评论(6)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