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尤旨(禁止转载)

主邱你,楚留香乙女。
致力于为阿新写完所有的梗

【邱居新x你】如果他没有答应你的告白(十三)

破案中
破镜重圆先虐后甜HE妥妥的
我其实很爱撒狗血qaq
接《果然还是最喜欢师兄啦》设定,可戳主页第一、第二篇

61.
最终你还是脱开身,毕竟现在大敌当前,就算是谈恋爱也得往后放。

你刻意忽略掉邱居新失落的眼神,这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了,你需要冷静冷静。

你终于能完整的说出你的发现,

“小叶和小桃我早就怀疑了。”

“今夜我原本打算借着睡不着的由头去打探消息,结果发现她们不在屋内,门也没上锁。”

“不上锁意味着她们自信房间里的信息量极少,又或者是防备心不够。”

你提及这三个人时看了一眼邱居新,发现他并没有感到意外,看来他也有所怀疑。

你继续说下去,

“我装作不知情地推门进去,屋里果然什么都没有,留下的也是就寝的自然痕迹,仿佛她们只是半夜睡醒临时出去。”

“线索的确很少,但我还是找到了一个可疑之处,我闻到了一股幽幽的兰花香,就是暗香的味道。”

“哪怕世间兰花种类众多,暗香的兰花却自带一种幽暗的味道,这也是杀人后在尸体上放朵兰花就能证明是暗香的原因,这种味道太过特别。”

“暗香的人也不是傻子,他们会对身上的兰花进行处理,暗香的兰花味道也会变得若有似无。”

“可惜百密终有一疏,兰花的持有者身上的确是没有了花香,可与暗香弟子日夜相处的一方身上就不免沾上兰花香。”

“加上我前段时间方到过暗香,宁宁的信件又由我亲自送出,那个神秘的味道让我记忆深刻。”

你并不是个记性很好的人,更何况是很容易被记混的气味,但人总是在情绪波动的时候能把东西记牢。你在看宁宁信件时候的情感体验太过强烈,以至于把那个画面记得非常清楚。

当时凄凄惨惨满心伤悲,现在却因祸得福,你也不知道自己该是怎么个心情去对待。

“所以根据我的判断,他们大概和暗香关系匪浅。”

62.
邱居新听到你的结论后突然摇了摇头。

你也是第一次干分析的活,本就不敢把话说满,现在邱居新又来这么一出,你想了下,还是退一步,

“也可能还有其他……”

说是这么说,但你的确觉得结论没跑了。可自己心想是一回事,向别人确认又是一回事了。

邱居新摸摸你的头,

“不是‘大概’。”

邱居新把手伸进你披的外袍里,拿出一个绣球来,

“幺儿闻闻是不是这个味道。”

你把鼻子凑上去轻闻片刻,

“嗯!就是这股若有似无的味道!”

你仔细观察着那个绣球,样式精美,只是图案有些平凡单调,

“这是……”

“这是残次品。”

做剩下的……

你抬眼看到邱居新手上还没好全的口子,心里不住地心疼。

然后冲他挑眉,语气不善地问,

“那么这个绣球是谁给你的,小叶还是小桃?”

“小叶姑娘说能和你的那个凑一对,我才收下。”

你摸着下巴,一脸若有所思,

“那么范围又可以缩小了,小叶比较可能是和暗香弟子有直接接触的人。”

“嗯。”

邱居新点头。

你的脑子一转,想到一个困扰你的问题,

“还有一点……我总觉得小桃看起来很眼熟,但是又抓不到点上。”

“李宣逸。”

“啊,对!他们的眉眼、神态、动作总让我觉得熟悉。”

他们的行事风格也很相似,稍显稚嫩却环环相扣,大概是有计划有预谋。

“你觉得他们……”

邱居新淡淡说出自己的想法,

“神态动作不由自主与对方相像,自小亲密无疑。”

“眉眼间相似,大概有血缘关系。”

你在脑海中将二人搁在一起对比,想想果然如此。

你顺着想下去,

“……有一点我觉得太巧了。”

“师兄你看,我和你,程扬程仪兄妹都是青梅竹马,我进入的茶馆讲的就是青梅竹马的故事。”

“李宣逸好像是利用这一点引我进去,毕竟青梅竹马属儿女情长,人们在茶馆不都是偏爱金戈铁马的故事么?现在他俩又很可能是一对青梅竹马。”

“他们这么做是为什么呢?”

“李宣逸身为太守家的公子肯定不是冲着钱来的,如果是针对武当,这技俩也未免太小儿科了些,那么只可能是小团体行动,不为名不为利,那就是为一个情字……”

你想罢,抬头,

“师兄你……”

邱居新无奈,

“如果是说闻师叔前的落花,还是有的。”

其实你也不过是说说,邱居新的性子你比谁都了解。

“那么我们就是被谁连累了……”

“为情……詹师兄?”

“可是他们又如何与詹师兄扯上关系,他们的目的是什么,我们又该从何着手?”

“小桃三个月前方来到三生树,我们可以从这方面查起。”

“三月前……小桃……”

邱居新和你对视一眼,然后往窗外纵身一跃,你扯下身上的外袍扔下去,而后径直回到房间。仿若什么都没有发生。

天边初曙。

事情却尚未结束。

TBC
碎碎念:
我不是什么厉害的人,还作死写高智商couple,搞这章脑细胞真是死了好多。

逻辑不行,有什么bug请大家海涵。

希望大家多多评论支持~

评论(1)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