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尤旨(禁止转载)

主邱你,楚留香乙女。
致力于为阿新写完所有的梗

【邱居新x你】如果他没有答应你的告白(二十)

继续打群架
破镜重圆先虐后甜HE妥妥的
我其实很爱撒狗血qaq
接《果然还是最喜欢师兄啦》设定,可戳主页第一、第二篇
92.
吐槽归吐槽,你还是迅速地从怀里掏出小绣球把它捏爆,还没来得及舍不得,你和林清辉又打在了一起。

你虽然年轻,修为却已和林清辉差不多,但她行走江湖多年经验十足,且出招狠辣,不择手段,你被她多次抓住破绽,逼向绝路。

可你也不是软柿子。不同于林清辉半路出家,修炼歪门邪道,你出身名门正派,从小修行武当内功,内力浑厚丰足,又心思缜密,正适合打持久战,况且形势危在旦夕,你怀着必胜信念与她交手,竟也慢慢找到节奏,多次化险为夷,你隐隐有占上风的趋势。

不同于以往的切磋和教导,这是你第一次身处死亡边缘和高手过招,全神贯注地关注局势,调动元气化作剑气,你似乎正在渐渐突破武学上的瓶颈,感觉到此,你不由得又怀有几分信心。

却在这时,程扬仓皇地跑了出来,

“小久啊不好了!高华和你哥打起来了!而且还打了个平手!”

你心里一跳,

神药那么牛逼的吗?

“可不要分心啊~”

林清辉的掌风直扑向你的面门,你狼狈地后退,用剑在胸前做出抵御的姿势,抓住时机对程扬大喊,

“赶紧躲起来!”

程扬的脑瓜也是好使,一下子就明白了自己容易被抓起来当人质的属性,赶紧找个假山躲了起来。

你大口喘着气,呼吸到了空气中那股熟悉的若有似无的味道,心中明白了叶忧的用意。

林清辉不放过任何机会,提气便向你击来,你努力稳住气息,又与她缠斗起来。林清辉攻击距离较近,而你较远,所以你时时刻刻注意着与林清辉的距离,一时间,院中都是你纷飞的身影,还有令人眼花缭乱的剑气。

又打了一阵,突然听到厅内发出巨大的向上,你用余光一扫,被击飞的人竟然是邱居新!

刚一还击,你赶紧拉开距离,飞到邱居新身边,搀住他,却发现他落地很稳。

你还没来得及说话,就看到高华也从厅内出来,站在了林清辉身边。林清辉脸上带着得意的笑,

“看来我种下的种子,已经发芽了~”

你瞪大了眼睛。

“哟哟哟,我最喜欢看到你们这些天真的小姑娘失意的样子~”

“你别急,好戏还在后面呢~”

这时,你突然听到身后飒飒的风声,转头一看,竟是比刚才两倍有余的万圣阁杀手,身着黑色劲装,手里淬毒的武器发着幽光。其中一个头目站了出来,向林清辉单膝下跪,沉声道,

“属下救援来迟,还请恕罪!”

你的心一凉。

“你看看你刚才做的蠢事~你信谁不好,难道不知道这个计划是她先提出来的吗?”

你猛地抬头看向邱居新,鼻子一酸,

“师兄……我要害死你了……”

说罢,你竟是要落下泪来。

林清辉对你的反应满意极了,对邱居新道,

“邱居新道长,万圣阁正需要你这样的人才,如果你现在把你妹妹杀了,我就留你一条命。”

邱居新不为所动。

林清辉又道,

“邱道长,你想想蔡居诚对你做的一切,他行刺天子、掌门,里通外敌为害武当,结果却因为朴道生替他开罪,留他一命,最后只轻飘飘地驱逐了事,现在在点香阁里吃香喝辣,得到那么多人追捧。”

“坏事全都是他干的,却总有人原谅他、帮助他,你一心一意向道,这么多年来为武当付出多少心血,现在连个接任掌门的准话都没有,你师父师叔还这样包庇一个伤害了你的叛徒,你问问你自己,这公平吗?”

林清辉不愧是老江湖,一字一句直戳痛处。

蔡居诚一事已成武当里讳莫如深的话题,邱居新的态度一直十分冷淡,旁人道你因为和邱居新关系最为亲密,因此一直守口如瓶。实际上,因事情太过敏感,你也没和邱居新谈论过这个话题。

原本你的想法与林清辉相同,因为你本就不是什么大度的人,在邱居新的问题上更是小心眼,可是与邱居新待久了只后,好像也被邱居新传染得满不在乎起来。

很早以前你就觉得邱居新适合当掌门,因为他清冷无欲的形象早已深入人心,至于自己,你觉得大概是要走闻师叔那样痴心武学的路线,因为这样不仅可以在武学中明了奥义,也可以更好地保护邱居新,保护武当。

邱居新果然开口说道,

“大道无形生育天地,大道无情运行日月,大道无名长养万物。一切随缘。”

林清辉看了看她修长的五指,

“哎~我真是搞不懂这些酸溜溜的书有什么好念的,既然你们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送你们上西天喝去吧!”

你和邱居新背靠背持剑,他面向万圣阁众杀手,而你面向高华和林清辉。

你心想,今天大概是要交代在这里了,觉得遗憾却没有后悔。

然后,你突然看到高华冲你眨了下眼睛。

!!!

然后你向后用头轻轻地撞了一下邱居新,想引起他的注意。

邱居新用传音入密道,

“嗯。”

不是疑问,是肯定的语气。

高华觉得还不够似的,又冲你做了个口型

“哟~”

你简直要气炸,用传音入密回复邱居新,

“你不早告诉我?!”

一早你就想传音入密了,只是刚经过一场恶斗,不敢随意抽取内力,而且修为不高也被窃听的风险,只好作罢。

“对不起。”

“怎么还我?”

“以身相许。”

说完邱居新用力拍了你持剑的手肘,你没提防地斜向上刺去。

电光火石间,你明白了邱居新的用意,左手揽过他的腰,将剑架在他颈上,冲林清辉笑道,

“不知我有没有这样优厚的条件?”

林清辉一惊,复又笑了,

“果然是‘江山代有才人出’,我万圣阁从不亏待任何投诚的人。”

“只是……”

你暗笑,你信不信可不在我的考虑范围内。

林清辉话还未说完,就被一把带着朔风的剑割了喉。

下一秒你和邱居新一齐转身,同时使出“扫六合”,将元气化作锋利无比的剑气向四周刺去。一众黑衣人把你们团团围住,你们又成背靠背姿势,一人顾一半,使出“鹤亮翅”。

把众人晕住后,你们运起轻功,跳出包围圈,分两边依次使出“幻四象”“五行式”“揽雀尾”,然后拉着一群杀手会合。邱居新跳起至高空,你将人引至“九宫天玄阵”中,再接以“踏虚归”“揽雀尾”,八卦盘乱转炸开,顿时血污一片,哀鸿遍野。余下喽啰就被邱居新的“幻四象”“五行式”“揽雀尾”斩杀。

这个计划不难,却极为考验修为、内力和敏捷度。把这一串做完,你汗如雨下,再也站不住,赶紧原地打坐回复,邱居新也赶来替你调息,温养经脉。

你闭上眼,眼前却总是浮现与林清辉交战的画面,你慢慢回味交战时生死一线却神志清明的感觉,隐隐感觉到了武学上的突破。

如果没有师兄那样变态的领悟力,那么以后要多多实战才行。

你睁开眼,看见额上满是薄汗、衣上满是鲜血的邱居新,不管不顾地一头扎进他怀里,你想说为什么要让自己冒险,又想说你怎么那么厉害,那么多话都想说,却一句也说不出口。

邱居新也紧紧回抱你,他的声音罕见的有些抖,

“没事就好。”

对,没事就好。

你闷在他怀里,这段时间的事情一件一件复现,你们都讲了很多话做了很多事,关系也有了质的突破,心和心的距离也从来没有那么近过。

你是一个小心眼的人,却对邱居新说过不少“以后、有空再算账。”但当现在有空闲时你却只想抱紧他。

于是你开口,

“原谅你了。”

“嗯。”

邱居新的声音还是淡淡的,听起来却很闲适。

他把你从地上抱起来,轻轻说,

“进去吧,和他们算账。”

“对啊,我的绣球!那可是绝版的!”

你恍然忆起。

最终你还是无法避免地和邱居新翻起旧帐,

“为什么让自己冒险?”

这时在假山后边的程扬瑟缩着走出来,一脸认真的说,

“因为你长得比较像坏人。”

你刚想抬手做一个手刀威胁他,高华也笑嘻嘻地走过来了,

“我觉得没毛病啊~”

你只好咳嗽几声掩饰尴尬。

高华贱兮兮地凑过来,

“我表现得够好吧,能抵多少债?”

钱的问题啊……

你转头看向邱居新,

“帅哥,嗯?”

邱居新望天。

没法,你只好做主,

“我们回武当,看哪几笔账顺眼划了再送到华山给您过目行不行啊?”

高华眯眯眼,

“你说话算数?”

你一肘拐了一下邱居新,

“大声告诉他们我说话算不算数。”

“嗯。”

邱居新似是憋不住笑,以手掩嘴应了一声。

高华还来劲了,

“说话算话啊,先立个字据。”

你捂着嘴笑,

“反正都是还不清了,多一笔少一笔有什么关系,债多不愁嘛。”

高华也笑,眼中却尽是坚定,

“早晚会有那么一天的。”

你一直很欣赏像高华这样风流倜傥、生气勃勃的华山弟子,只要他们还在,千年华山,定会再度迎来一个春天。

TBC

小剧场:
你:不是,是“背靠背”还是“背靠腰”,我没这高度啊!

碎碎念:
突然觉得斩妖除魔四人组挺萌,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写成一个系列。

其实我一直不太喜欢万圣阁的手段,所以在自己的文里惩恶扬善了一下下。

以后就不分段了,好像没啥用。

评论(9)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