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尤旨(禁止转载)

主邱你,楚留香乙女。
致力于为阿新写完所有的梗

好久没写古代篇来一发粗长

你做了一个梦。

你梦到武当山上宫室突起大火,火势自金顶而起,火光烛天,经久不熄,鬼烂神焦,中原第一名门化为一片焦土。

梦境瞬息万变,刹那之间黑影如鬼魅般乘着火势闪现,在烈烈火光之中,万圣阁刀刃寒光凛冽。不知为何见不到掌门与闻师叔,只见居字辈弟子率领余下弟子顽强抵抗,郑师兄、小亦子……居新。

画面又转,天朗气清、碧空万里,山庄门外,一位风华正茂少年端肃向战败者行礼,观战者言武当派掌门萧居棠十五岁便已打败七位武林高手,前途不可限量。

不对……有什么不对……你挣扎着拼命想扭转,却无能为力。

这个梦继续做了下去……

“幺儿,怎么哭了?”

你被一股外力拉回现实,感知到刺眼的光亮,缓缓睁开眼,昏昏噩噩地望向来人。

迷蒙之中你听到邱居新温暖的气息凑近耳边,温柔缱绻地说道,

“天道盟到了。”

“嗯……”

你慢慢坐起来,闻着马车里熟悉的邱居新的味道,装作不经意地拭去泪水,揉揉眼睛,低声应着。

看着你起床,邱居新便下了马车,体贴地为你掀开帘子,你低下头,不知为何尤其不想让他看到你的脸。

你低下头,没有注意到邱居新在背后隐含关切却强自抑制的眼神。

天道盟里最熟悉的人便是无奈寻觅蔡居诚的朴道生师叔,你们下了马车,便见朴道生伫立正门,比起记忆里略显苍老,但愈发松形鹤骨,超凡脱俗。

天道盟当初由武当、少林、华山牵头,回到天道盟倒似是回归本家,盟主新月事务繁忙,让朴道生迎接你们倒也不算失了礼数。

朴道生也第一眼看到了你们,快步迎上来,
这样亲切的慰问比起矫言伪行的寒暄更暖人心。

你应了几句。

朴道生继续说道,

“过段时间便是三月初三,不知今年的真武圣诞如何安排?”

你身边的邱居新接过话,

“师叔放心,因上次蔡居诚之事,触怒天子,此次师门用心胜过以往,更为隆重几分。”

朴道生听闻蔡居诚三字面色稍动,复又掩去,嘴唇翕动,

“好,好,那就好……朝廷大使亦去?”

邱居新颌首,

“嗯。”

朴道生方轻舒了口气。

邱居新续道,

“捻指不觉雪晴,近来春雨纷纷,道路泥泞,在路上耽搁不少时间,让师叔久等。”

朴道生开怀笑了笑,

“跟师叔客气什么,见到你们心里高兴,站上一天也不算事。”

气氛缓和,你早把刚才的梦抛在脑后,在一旁也笑了起来,

“我看师叔身体硬朗得很呢,多站站身体更好啦。”

朴道生慈爱地摸摸你的头,

“居久的嘴越来越甜了。”

邱居新看你露出笑容,心下一松,面上也好看了许多。

朴道生把你们迎进门,

“别站着了,进去看看武当的师弟师妹们,他们可早盼着你们来了。”

朴道生在前边带路,介绍天道盟近期发展,你和邱居新走在后边。

你戳了戳邱居新,低声说道,

“师兄,我们真的不告诉朴师叔蔡师兄在哪里吗……”

邱居新不动声色地捉住你乱动的手指,将你整个手掌握在手里,你慌忙地看了一眼朴师叔,脸一红,不敢再动,只好用眼神暗暗警告邱居新,邱居新却得寸进尺,不知收敛,将你们交握的手拢于袖中,你的脸更红上几分。

你只好低声嗫嚅,

“到底说不说嘛……”

邱居新牵你的手更紧了些,

“师叔不知道是最好的。”

好吧。

你偏头吐吐舌头。

不知何时走到正厅,在门口就听到了喧哗的声音,夹杂着几个熟悉的嗓音,是久违的武当师兄弟们。

“邱师兄,邱师姐,好久不见。”

“难得来一趟,快进来吧。”

“师兄师姐来了,师兄,桃花酿终于可以开了吧!”

“你啊,怎么就是这么馋。”

……

你和邱居新已是许久未下山,见到师兄弟熟悉的面庞,你心里暖呼呼的。

朴师叔拦下了热情洋溢的师兄弟们,故意板起脸,

“你们啊,别光顾着吃,居新居久都是武当新一辈的佼佼者,好不容易来一趟,还不借机比试比试,向他们二人讨教一番。”

师兄弟们倒是积极,一个个挤上前来,只不过都只选择和邱居新切磋,你不高兴了,

“哎,你们什么意思呀,看不起我不成?虽然我的确是比邱师兄弱了一点,但是打得你们满地找牙还是不难的。”

听完你的话,众人皆是笑而不语,在人群后边有一个壮起胆的搭话,

“师姐,我们被揍不要紧,你要是磕着碰着了,邱师兄可是要跟我们玩命啊!”

他的话音刚落,众人都哄然大笑,你的脸霎时红透,这时邱居新宽袖在你身前一拦,你撇撇嘴,乖巧地躲到后边去了。

武当选入天道盟的弟子们无一不是武学精通之人,只是在掌门亲传弟子邱居新面前还是不够看,再加上天道盟事务繁忙,武学不免懈怠,几场比试下来战况十分惨烈。

邱居新赢得毫无悬念,知道他还要挨个指点,所以你早就绕到后边偷喝酒去。

云梦掌门叶澜除了嗜睡,还好酒,尤其是在桃花酿,花香馥郁、口感清爽,在她的引领下江湖中掀起桃花酿的潮流。在闻师叔练剑的地方生长着几棵桃树,你们“近水楼台先得月”,小亦子和小棠偷偷酿了几壶,让弟子们带下山,没想到一壶就在天道盟。

在武当山上,邱居新以保重身体为由拦着你,但是现在他被牵制,你就称心如意地尝了两口,没想到滋味比你想的还要好,不经意间三两杯就下了肚。

待邱居新找到你的时候,你已经抱着半空酒壶有些站不稳,面色潮红,眼睛半眯,泪眼迷蒙,脑袋有些发晕,看着邱居新的身形晃晃悠悠向你走来,

“嗯……咳,师兄……你怎么,你也喝醉了吗?”

你感觉到一双强健有力的臂膀扶住你,一派清冷的声音响起,

“你喝醉了。”

你把力全都卸到邱居新身上,怎么睁也睁不开眼睛,

“是我……是我醉了吗?这就是醉的感觉吗……唔,不好玩……”

邱居新没再说话,只是叹了口气,然后弯腰把你横抱了起来,往你们的厢房走去。

你迷迷糊糊中感觉到失重,双手从善如流地圈住邱居新的脖颈。胃里泛上一阵不舒服,吐不出来,打了个酒嗝,你吓了一跳,心里一慌,忙去捂自己的嘴,生怕气息扑到你心尖上的人。

你有些紧张地看着邱居新,他的面色如常,没有被你影响到,这才放下心。

你盯着他的脸,慢慢的眼神就变了。

夜幕不知何时降临,屋里点起灯火,他抱着你经过幢幢明亮的屋子,向着远处的隐约的灯火走去。邱居新的眉目高耸,目似点漆,光照在他的脸上投下浅浅阴影,摇曳灯火在他深邃的眼中明灭,你心里软和成一片,顺从地倒在他胸前。

桃花酿虽然后劲大,但是易过,你的脑子逐渐清明,思绪缭乱,不知怎么想起昨晚做的梦,便缓缓开口道,

“师兄,我昨晚做了一个不太好的梦。”

“嗯?”

“我梦到武当起了大火,又有贼人来犯,见不到师父和闻师叔,只有居字辈弟子率领着大家奋勇抵抗。”

“后来,我只梦到了小棠一个人,他长大了,沉稳了许多,身边有人说他是新任的掌门,天纵之才。”

“嗯。”

“不知道为什么我们都不在了……甚至我是以旁观者的角度看这过程,好像我从未来到你们的世界。”

“但这都不算什么,我最害怕的是……你不见了。”

你吸吸鼻子,继续说道,

“师兄,这样的想法很傻吧,我的错,我就是爱胡思乱想……”

“不是。”

你惊讶地抬头,

“嗯?”

邱居新轻轻叹气,“师父曾说,道之循环总有起落。如今武当独处顶端,他日必有因由跌落谷底,唯有修身惜福、端持自省,或可避之。”

“只是盛景之下藏有暗涌,先前蔡居诚里通外贼,引狼入室,谋害天子,危害武当便是迹象。师父或许能够做到‘致虚极,守静笃’,我却不可坐以待毙。”

“我也想过很多,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追上师父的脚步,也不知手中的剑能否护得武当山一世周全。”

“师兄……”

你伸出手抚摸他俊秀的脸庞,

“我会和你一起……武当是我们的生养之地,有再生之恩,誓与武当共存亡。”

“不。”

邱居新把头低下,凑到你耳边,你抬头望着他,两人好似鸳鸯交颈,他在你耳畔轻声说道,

“我誓要护你一世周全。”

你双手用力拥住他的后背,在他的唇边烙下一吻,邱居新偏头,加深了这个吻,你要说出的话消失在唇齿之间,却永镌二人心中。

我心亦然

TBC

楚留香官方设定:武当虽始于大明、建派时日尚短,却因皇室对真武大帝与开山祖师张三丰的尊崇渐渐兴盛。加之华山一夜没落,少林因无花和尚之故饱受诟病,武当于今日终成中原第一名门,独享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盛。
掌门萧疏寒却认为,道之循环总有起落。如今武当独处顶端,他日必有因由跌落谷底,唯有修身惜福、端持自省,或可避之。
三月初三,今年的真武圣诞较之以往更为隆重几分,便是大明皇帝也派出大使星夜兼程而至。接连的供奉如流水般涌入武当山中,令天下人感叹纵使有少林这般的千年古刹镇守中原,然而现如今最被世人所尊崇的非武当莫属!
然而盛景之下藏有暗涌,却不知有心人可否看出端倪?

评论(10)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