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尤旨(禁止转载)

主邱你,楚留香乙女。
致力于为阿新写完所有的梗

【邱/郑/宋X你 你·他们·孩子(上)】

他们要当爸爸了

1.邱居新

“师兄师兄,我的肚子里好像有什么东西。”

你从背后抱着他,憋着笑说。

邱居新忙转过身来,修长好看的眉目皱起,

“难受吗?恰逢云梦叶掌门带领弟子于武当还愿,我这就请她们来为你诊治。”

你抬起脸给他一个甜甜的笑容,

“师兄怎么那么愚钝?我……”

想好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低下头闹了个大红脸。

邱居新聪颖过人,一下就猜到了你未说出口的话,

罕见的激动神色在他面上浮现,平时稳执七尺青锋的手此时竟微微颤抖。

你心中又甜又酸。

你知道邱居新此时失态是因为对你和肚中孩子的过度重视,你们都是孤儿,相依为命至今,因为这个孩子才算有了一个完整的小家,怎能不令人动容呢?

你吸吸鼻子,扑进了邱居新的怀里,玩笑着说,

“师兄你再露出这样的表情,我可是要吃醋了。”

这还未成型的孩子就得你如此重视……

好吧,还是有一点点介意的。

邱居新脸色恢复平时的端肃,用力拥住你,

“幺儿永远都是最重要的。”

你得了便宜还卖乖,在邱居新肩头蹭了蹭,

“暗香的姐妹们说,男人都是大骗子。孩子是女子栓住男子的唯一办法。”

邱居新伸出手,火热的手心在你的发上摩挲,像往常一般抚摸你的头,嗓音低沉带有笑意,

“我和幺儿是一体的,爱幺儿胜过生命。”

“还有,是‘子凭母贵’。”

2.郑居和

“师兄。”

你临了门口却不知该如何开口。

郑居和正坐在书桌后读书,听到你的声音,抬起头,漾出杨柳拂面般温暖的笑意,

“居媛,怎么了?”

“我……”

你扶着门框,指甲都要掐进上好的黄梨花木里,也不知如何开口。

郑居和见着你这样反常的举动,轻皱眉头,站起身走到你眼前,把你圈入怀中,低头细细哄道,

“媛儿,到底发生何事?”

你羞得埋在他温暖的怀中,一言不发。

你开不了口,他也不逼你。

郑居和搂着你,看向门外夕照下重重叠叠的远山与长松,思索着。过了一会才慢慢开口,

“你的月事二月未来……”

你有些惊喜,只是不敢有太大的动作显露出来,低声应道,

“嗯……”

你听到他喉间传出压抑不住的愉悦笑声,

“这是好事,媛儿怎么这么害羞?”

你这才慢慢抬起头,

“师兄这么高兴?”

他见到你盈在眼角泪水,心里柔软成一片,伸出手来抹去点点泪水,捧着你的脸,

“这是我和媛儿的孩子,怎么会不高兴?”

郑居和慢慢吻上你的额头,嗓音里是压抑不住的欢喜,

“我很高兴,媛儿,高兴得快疯了。”

3.宋居亦

宋居亦正在山门迎接归来的弟子,你躲在假山后边看他半诙谐半正经的样子,心里好笑。

待了一会,宋居亦还是说个不停,你没了耐性,从假山后跳了出来,趴在宋居亦背上。

宋居亦吓了一跳,转过头来小小声地埋怨你,

“哎呀宋宋,你吓坏我了!”

你“嘿嘿”一笑,赶紧溜下来,和同样被吓到的同门师弟问好,

“师弟们好呀,不必拘礼啦。见到师姐亲自迎接感动不感动?”

众师兄弟“……”不敢动不敢动。

宋居亦搂过你的肩头,

“宋宋你怎么突然出现了?”

“什么什么突然出现,我来迎接师弟们,不可以吗?”

你装作一副不高兴的样子,打开宋居亦的手,向太和桥走去。

宋居亦忙向师弟们作揖,赶着追你来了。

“宋宋,宋宋,诶,你等等我,别走那么快。”

你装作不耐烦的样子,

“我有一件大事要告诉你,你过不过来?”

“好好好,过来了。”

宋居亦快跑过来,拉住你的衣袖,有些气喘,

“怎么了怎么了,什么大事?”

你拉着他一拐,到一个无人的僻静之处,故作凶狠地瞥了他一眼,嘴上不饶人,

“你这个呆子……”

宋居亦被你那一个眼神撩得激动,抓起你的手放在他的脸上,

“宋宋直接告诉我好不好?”

你踮起脚在他的唇上吻了一下,

“我肚子里有了一个小呆子。”

“啊……什,什么?”

宋居亦被亲愣了,你好笑地看着他。

他的表情果然生动无比,脸上由痴愣转为狂喜,继而用力地把你抱起来,在原地转圈,

“宋宋,我要当爹啦,是不是?”

“我好开心啊!”

你抓紧他的手臂,

“我也是!”

“我们一起开心!”

宋居亦转得越来越快,你突然觉得头晕,冲他摆摆手,宋居亦忙把你放了下来,

“宋宋你怎么了?”

你跑到一棵树旁干呕,

“呕……”

宋居亦慌了,

“宋宋,宋宋,你怎么了?”

“呕……”

“宋宋?”

你站起身,好不容易舒了口气,接着你的咆哮振动了整个武当山,

“宋居亦你真是个傻子!”

“啊……?”

TBC

脑细胞已经无法支撑我写掌门了_(:з」∠)_以后再说吧

评论(7)

热度(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