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尤旨(禁止转载)

主邱你,楚留香乙女。
致力于为阿新写完所有的梗

【黑苏】终风

“终风且暴,顾我则笑。谑浪笑敖,中心是悼。”

苏万不知道为什么同为医学生的女同桌要在“蓝色生死恋”里夹这么一首诗,也不知道为什么在借阅笔记时巧巧翻到这么一页,更不知道为什么黑瞎子的训练还包括增强眼力这块——明明自己是个瞎子,总之在快速翻过的书页当中,苏万敏捷地抓住了这个重点。

苏万正盯着这首诗发愣的时候,女同桌那种疑惑惊讶理解宽慰的复杂眼神把他刺激的一个机灵。

“苏万,我懂。”

眼前的女同学眼睛亮晶晶。

“……”

我不懂啊!

苏万外表平静内心崩溃地把书合上,双手拿过,递给一脸“同是天涯沦落人”的女同桌。

“没事,苏万,你随时可以来借,毕竟……”咱们都不容易。

“……好”

读懂了女同学眼里的意思之后,苏万什么都不想说了,或者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刚好下课铃响起,雀跃的学生瞬间腾空了教室,带走了热心得过分的女同桌。

随着教室渐渐安静,心脏跳动的节奏都变得无力起来,双臂交叠,苏万的上半身,慢慢垮在书桌上,苏万把头埋在自己的臂弯里。

……师父,瞎子。

天边的乌云善解人意地从天边挪出来,人间像被黑色潮湿的巨伞笼罩,教室里也越来越暗了。

苏万的手机突然响起,是给黑瞎子设的短信特别铃声。

“伞还在家里,我去接你。”

苏万看着这样一条带着淡淡暖意的短信,心里“腾”地又冒出一句诗,

“终风且霾,惠然肯来?莫往莫来,悠悠我思。”

心里不知怎么别扭起来,手随心动,也别别扭扭地打出几个字,第一次拒绝黑瞎子的好意,

“不用了,我和同学回去。”

苏万半担忧半期待地等了五分钟,手机的亮光却慢慢暗下去。

黑瞎子没有回。

草!

苏万心里狠狠骂了一句粗口,顺带一句始乱终弃的老男人。

外面的雨下得很大,天边闪过耀眼的闪电,随后响起轰隆隆的雷声,天公作得毫不留情,一点都没有停下的迹象。

到底还是小年轻,苏万的心就像被大雨冲刷浸泡了似的,一腔苦水没地倒。鼓起勇气,很是忧伤地跨出教学楼,磅礴的大雨把人淋了个底儿透。

苏万霎时打了一个寒颤,走几步抖几下,再多走几步时,身为医学生的敏感神经一下就绷住了:

自己在这寻死觅活,多对不住身体各个器官,多有悖职业道德。

抬头想找个地方避雨时,没想到自己人高腿长,已经走出挺远,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整座城市笼罩在雨雾里,影影约约什么都看不真切。

苏万眼泪都要下来了,老男人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啊。

还没来得及忧伤,路过的汽车溅起盛大的水花,苏万避之不及,被溅了一身水,抬起头只见到车屁股扬长而去。

苏万骂脏话的心都没了,反倒清醒了些,私下看看,往最近的小商店跑去。

苏万刚抬起脚,“哗啦”一声,又一辆汽车开过来,苏万心一紧,急忙转过身,准备拔腿就跑,身后传来的声音,瞬间就把他震住了,

“小兔崽子,跑哪去啊?”

苏万颤巍巍转过身来,鼻子有点酸,不自觉撇下嘴。

黑瞎子收到短信,心里就觉得不对劲,虽然用了极正常的理由,但平常黏黏糊糊的小徒弟不需要自己来接还是……黑瞎子也没顾得上自己这样的心理出息不出息,到底还是来了。

现在看着小徒弟一脸凄凄惨惨的样子,就知道自己没猜错。在车门边格子里抽出伞,钻出驾驶室,小跑几步,长臂一伸把小徒弟搂怀里,继而塞进了副驾驶。

整个过程一气呵成,苏万坐在副驾驶位子上还在发愣。

这么一通下来,黑瞎子身上也湿了不少,拨动档杆,油门踩到底,冲破雨帘向家开去。

车里安静极了,只有雨刷“哐哐哐”的声音。黑瞎子先开了口,

“说说吧,怎么回事儿。”

“……”

苏万撇撇嘴,没搭话。

“苏万。”

黑瞎子的语气严肃起来,

干嘛,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了,搞对象还不准无理取闹了吗?苏万心里不知怎么更委屈了。

车子里的气氛更加沉默。

要命的是刚好红灯亮起,黑瞎子狠踩了一下刹车,苏万忘记扣上安全带,猛地向前冲去。

黑瞎子转头,刚好见到苏万刘海上的水珠被震落下来,下意识伸手接住了,苏万被伸到眼前的手吓了一跳,疑惑地转头看他。

黑瞎子索性抬手揉乱了苏万湿漉漉的头毛,手从头顶摸过后脑勺,再到后颈,布满老茧的手摩挲着少年滑腻白皙的脖颈,心脏联通手心,是一样的柔软。

黑瞎子心里叹了口气,把头也凑上去,

“说吧宝贝儿,闹什么别扭呢?”

苏万感受到了黑瞎子稍显沉默别扭的温柔,冰凉心脏被烘得暖呼呼。

“师父,你读过《诗经》吗?”

黑瞎子摸上了瘾,心情愉悦,

“哟,徒儿,四书五经是我们那个年代的少儿读本,你说我有没有读过。”

苏万毫不意外地得到了肯定的答案,

“那,那你,知不知道……啊,阿嚏!”

苏万打完喷嚏,回过神来,没头没脑地加上一句,

“嗯,对……就是这个。”

说完,还自己点了点头。

等到前边绿灯亮起来,黑瞎子还是没收回手。

车流慢慢挪动着,雨势有些变小,天空却变得更阴,正在酝酿更大的风暴。

黑瞎子的目光终于从苏万脸上挪开,嘴里幽幽念一句,

“终风且曀,不日有曀,寤言不寐,愿言则嚏。”

小徒弟的脸“唰”地一下全红了。

黑瞎子一脸好笑地看着他,

“搞了大半天,你就在琢磨这个?”

“行了啊”,黑瞎子去捉苏万的手,

“不就是出去了几天没告诉你,就给我闹这样的别扭,为师是那样始乱终弃的人?”

说罢打开苏万的手,在手心一笔一划地写着什么。

与此同时,信号灯上的数字进入十的倒数。

10……9……8……7……6……5……4……

苏万两眼直愣愣视着倒计时,全身心却在仔细辨别着手心里的字,老男人的手很烫,也划得很轻,苏万却觉得好像是一把火烙在了心里。

这个字不难写,苏万却觉得时间过了一辈子。

“怀”

黑瞎子写完字还剩三秒。

3

苏万抽了抽鼻子,“你以后去哪,去多久都要告诉我。”

2

“好。”

1

苏万拢紧了老男人的手指,嘴唇激动得有点抖,

“妈的……老子恨死你了。”

黑瞎子低低地笑出声。

绿灯亮。

“哔……”“哔哔!”“哔哔哔……”

身后传来此起彼伏的喇叭声。

黑瞎子绷不住地大笑起来,脚下踩油门,一手把住方向盘,另一只手牵起苏万的手,在唇边轻吻了一下,

“小伙子可要做好安全措施。”

曀曀其阴,虺虺其雷。寤言不寐,愿言则怀。

【黑苏】当他老了


第一次写黑苏,极度OOC,望包涵。

正文:

很多年以后,苏万老了。

他少年般晶亮的眼瞳早已浑浊,前几年还得了眼疾,现在眼前白白一片,倒是和黑瞎子差不多。

原本光滑的脸已经满是皱纹,刚开始发现的时候黑瞎子笑他笑起来真像朵菊花,他那时还会老脸一红,然后干脆上手愤愤不平地拉扯这人依旧富有弹性的年轻肌肤。

到后来,苏万渐渐对黑瞎子的调笑无动于衷,但黑瞎子也渐渐不开这样的玩笑,在他们之间与年龄有关的话题开始变成禁忌。

黑瞎子知道,小孩子还是小孩子,当老年人的时间太短,虽然表面上无动于衷,内心还不一定怎么憋屈。说到底也是怕把小徒弟憋出气来就闭口不言。

只是很多事情是不由人的意志而改变的。

当苏万老得不成样子之后,他们之间又多了一些心照不宣。

比如现在:

苏万躺在病床上,扭扭身子,嘴里喊着,

“师父师父师父关灯。”

黑瞎子早已习惯克制住自己打爆苏万狗头的想法。

“嗯,关灯。”

苏万用敏锐的听觉判断出黑瞎子的位置,冲他睁大眼睛,然后把头蒙进被子里,使出网络时代的上千年老梗,

“师父你看我的眼睛是夜光的,白晃晃的,看我看我。”

黑瞎子从善如流地钻进被窝,捧着小孩的脸,凝视着他无神的眼珠,还是笑着开口,

“看多久?”

“一个晚上啊。”

“不是四个小时?”

“不,就是一个晚上。”

“你撑得住?”

“师父……”

“好……那就一个晚上。”

END

想写的是“夜光剧本”的梗,不知道有没有人看得出来。我是俊美的粉,只是借这个段子的“夜光”设定,没有摸黑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