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尤旨(禁止转载)

主邱你,楚留香乙女。
致力于为阿新写完所有的梗

【邱居新x你】果然还是最喜欢师兄啦!(四)END

这发粗长,爆肝爆肝

你一下愣在了原地,“……”

他等着你反应过来,手扶膝盖蹲下身,平视着你,“嗯?”

你们间的距离不过毫厘。

你的视野中只能见到他那张美如冠玉的脸。你对上他灿若星辰的眼,就再移不开了。

从很久很久以前,你的眼就只有他的人,目光也早就移不开了。

“师兄……你方才说喜欢我。”

“嗯。”

“是真的吗?不是为了哄我?”

“嗯。”

“我不要听‘嗯’,我要再听一遍!”

“……嗯?”

“嗯!”

你气鼓鼓的样子让他看了想发笑。

“嗯。我喜欢你。”

“再说!”

“嗯。我喜欢你。一辈子。也会说一辈子。”

“嗯!”

“嗯?”

“我,我……我也是,从好早以前,就……很喜欢师兄了……”

你低下头不敢看他,只敢牵住他的衣角。

以前是牵住哥哥的衣角,现在是……牵住情郎的衣角了。

这么好的人一直陪在自己身边啊,现在也完完全全属于自己了……真好!

“哼,邱居新,真是能耐了,在青楼告白的独你一家。”

你受惊回头,原来不知何时蔡居诚的门开了,他正倚着门框,脸上带着明显的鄙夷。

他一出声,你和邱居新浓情蜜意的氛围此刻荡然无存。

你说出口的话也带了刺:“哼,蔡师兄,武当弟子栖身玲珑坊的可不也是独你一家!”

“你!”蔡居诚气得要跳脚。

“蔡师兄还是老样子。看来蔡师兄在玲珑坊过得也像在武当一样‘滋润’啊。”

你还着重强调了“滋润”二字。

蔡居诚听了要发狂,直向你们冲来。邱居新轻轻松松制住了他。

你指了指不少听到声响探出头来的人,“蔡师兄,你的名头真是大得很。”

蔡居诚脸上一红一白。

到底是经历了从天堂摔到地狱的人,蔡居诚也成长了很多。此刻终于忍得住气,憋出一句

“赶紧进来!”

说完,快步走入房中。

邱居新把你的手握住,说:

“要牵手。”

“嗯!”

“让着蔡师兄。”

“嗯?”

“……有分寸就好。”

“嗯。”

“嗯。嗯嗯师妹。”

“噗嗤。”你忍不住笑出来,眯了一双笑眼看向他,回敬道:

“嗯。嗯嗯师兄~”

哼,回武当后一定要向居棠他们炫耀。只敢在背后叫嗯嗯师兄算什么本事,你这可是嗯嗯师兄官方盖戳的呢!

你原本糟糕的心情一下就变好了。有他在身边,想不高兴也是难事啊。气氛被人扰乱那又怎样呢?你一直被一个温暖的气场包围着。

邱居新没什么太大的反应,看来是早知道自己“声名在外”。

说完,你们便向蔡师兄房里走去。

你刚掩上房门,就见蔡居诚脸上再也挂不住了。

他看向邱居新的眼神阴寒得令人心惊。

你走到邱居新身前护住他,虽然娇小的你也挡不住什么。

你轻轻开了口:

“蔡师兄,你桌上的琉璃盏可值几千两银子。你一次接客又是多少铜板?”

“悠着点啊,蔡师兄。”

蔡居诚不怒反笑“哈哈哈哈哈哈!”

“若是没有邱居新,我还是武当大师兄,我何曾把这几千两银子放在眼里!我们武当弟子未下山前谁分的清什么铜板银锭金子!”

“我今日一切全是拜他所赐!”

“你是邱居新的人,怎么好意思出现在我面前!”

听他句句不离邱居新,言语中的恨意令人心悸。

你气得发抖。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明明已铸成大错,也已受到那么多苦头,怎么还是不知悔改。明明那个为新入门师兄弟在鞋履上绣可爱小猫的可亲师兄还鲜活得仿若昨天,今朝他却犯下行刺天子、嫉妒同门、构陷师长、里通外敌的累累罪行,被驱逐被算计被笑话……

最重要的是,这样可怕的人,哪怕深陷囹圄也不曾忘记心中志向。他要当武当掌门这个信念他从未遗失也从不惧怕将其昭示天下。哪怕横亘在他面前的是两座巍峨高山他也一定要移平。

若是书里,这样的枭雄会令你不禁叹服,可眼下摆在你面前的情况是,他处心积虑要扳倒的人是你的哥哥你的情郎你最为珍视的人你哪怕豁出性命也要维护的人。

这样的人将来必是大患,哪能留他!

杀了他,他是师门的罪人,武当之耻;杀了他,居新才能彻底摆脱;杀了他,一个人死了就再也翻不起什么风浪了……

你的佩剑感受到主人磅礴的怒气与杀意,已在剑匣中颤动,发出阵阵龙吟。

你思及此,再不掩饰,与他针尖对麦芒,

“我怎么不敢?我这不就来嫖……”

“幺儿。”

一道冷静的声音传来。

你迟疑片刻,还是听话地看向他。

他将你转过身,手抚在你脑后,把你摁在怀里,一下又一下地抚摸你的头发,安抚
着你。

你被压在他胸前。他的胸膛强壮而温暖,温度源源不断地传来,你的心就好像被暖水浸泡了一样。但你也有你的坚持,还是闷闷地说

“美人计可没用啊,这件事当断则断。”

“嗯。”

他低下头蹭着你,在你耳边轻轻应着。

然后,抬起头,直视蔡居诚。

“我今日来,本就是想告诉师兄。我已与幺儿两心相通情投意合,愿与幺儿同舟共济天长地久。只想请前辈做个见证,并无他意。”

“在下告辞。”

说罢,便带着你走了,只剩下还未反应过来的蔡居诚恍恍惚惚。

合着这不是权谋内斗篇?!只有我一个人在认认真真内斗吗?!

出了玲珑坊门,已是深夜,夜色深沉,带着凉意。但你俩都舒了一口气,深呼吸着外面自由的空气。

你想到刚才发生的事,转向邱居新

“师兄……你说你来这里,就是为了……”

说我俩的……亲事?

“嗯。”

“可那个时候我们还没互通心意啊,要是我不喜欢你,只把你当哥哥看待呢?这样和前辈们说是不是太仓促了?”

你也曾……深深地担忧过。

在很小的时候,你们穿街入巷时,哪怕隔着厚厚的门墙,也总能听到世人的话语声,看他们生活的轨迹,领略这世间的百态。很多都是过往云烟,浮光掠影,仅存不多的印象。

这其中最让你记忆犹新的,是在私塾外听到不知是谁念“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再是谁念及家中有个小表妹,与她言笑晏晏,后来又是哪个说书人惊堂木声起,从灰尘满布的前朝旧事说到当代新闻却是街巷口数第二家表妹远嫁金陵。

我是多么害怕“青梅输天降”,我是多么害怕……与你渐行渐远,形同陌路。

邱居新低下头,认真看你,凝视着你的双眼,

“无论幺儿的心意如何,我的心意不变。”

“多一人知晓,幺儿便多一层保障。”

邱居新的眼,似悬珠似朗星,在这夜色中无物能与之争辉。这双眸子正深情款款地凝视你,分明是夜深,却让你想起那年的夕阳。温柔缱绻的从不是夕阳余晖,而是邱居新。

是邱居新啊。

你的嘴咧得都要到眉梢,凑过去依偎在他身旁,慢慢向前走着。

“那咱们算是私定终身了?”

“嗯……掌门和朴师叔已经知道了。”

“哇靠,邱居新你真的是太能了!”

“嗯?”

“我没说错啊,……居新。”

“嗯。”

“你不高兴,那我就不叫了。哼唧。”

“再叫。”

“不!”

“嗯?”

“好嘛~嗯……夫君?”

“……嗯。”

“……相公?”

“嗯。”

……

你们渐渐向前走去。天下之大,何方不是去处?居新所在,是汝乡。

人生漫漫,你们的路还长得很。也一定会一直在一起的。

所以说嘛,果然还是最喜欢师兄啦!

END

终于几发完了正文!接下来还有几篇日常行走江湖番外大家可以期待一下!谢谢大家的支持!

另外求大家红心小蓝手评论(。•ˇ‸ˇ•。)
一章更比六章强。我也算是业良了嘛,鼓励鼓励我呗。

评论(15)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