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尤旨(禁止转载)

主邱你,楚留香乙女。
致力于为阿新写完所有的梗

【邱居新x你】如果他没有答应你的告白(十八)

破案不如谈恋爱
破镜重圆先虐后甜HE妥妥的
我其实很爱撒狗血qaq
接《果然还是最喜欢师兄啦》设定,可戳主页第一、第二篇

81.
邱居新正午把你从鼓楼街背到了乌衣巷,傍晚又从乌衣巷抱着你回到了三生树。

这个傻子一步一步,纵贯金陵南北,无惧地接受旁人眼神,就是怕惊动了你。

可你睡着了,什么都不知道。

邱居新把你抱回客栈的时候,意料之中地得到了众人的瞩目,还有高华和程扬戏谑的笑容。

邱居新视若无睹地抱你上楼,进了房间,轻轻地将你放在床上,替你脱下鞋子,解掉发冠,散开你的发,还帮你掖好被子。

因了邱居新的仔细照顾,你睡得比平时都香。但在邱居新要走时,你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挣扎着想睁开眼睛。

邱居新用手轻拍你的背,柔声道,

“睡吧。”

“嗯……”

你又沉沉睡去。

看你熟睡后,邱居新起身,柔情的目光开始变得冰冷。

82.
看到邱居新下楼,高华和程扬对视了一眼,奸笑着说,

“看看人家,多么惊天动地的禁忌之恋啊!”

没想到邱居新身影一晃来到程扬面前,

“今天的问答继续。”

程扬一愣,

“喂……你们今天问的是高华好吧,关我什么事啊。”

邱居新不动如山,

“高华喝醉的时候,你就在旁边。”

“是,是啊。”

“那他说的话你都听到了。”

“是啊……那又怎么样?”

“你说出去了。”

“我……”

程扬一愣,

“哎,好像真是这样。”

“你们就为了问这个?”

高华双手环抱,笑嘻嘻地插话,

“怎么,你们俩的事还说不得了?”

邱居新定定地看着他。

高华促狭地笑,

“哟,你就这么宝贝她……”

突然,邱居新的手探向高华胸前,高华迅速远离,有些狼狈地向后倾,嚷嚷道,

“话都没说完动什么手啊,真搞不懂你们这些有钱人。”

高华直起身,见到邱居新手里的东西,

“不好意思啊道长,那是朋友送我的东西,不能拿来还债的。”

邱居新右手摩挲着令牌上的“熙园”二字,沉声道,

“哪个朋友?”

高华凑近,

“啧啧,看到令牌上的字你还不知道?”

说完,他的右手闪电一般地伸来要抽出令牌,却被邱居新左手更快地截住,高华伸出左手想掰开,右手却被邱居新用力一扭,只能倒吸一口冷气。

邱居新冷冷道,

“哪个朋友?”

“嘶……是李太守家的大公子。”

高华疼得直抽,老老实实回答,没想到邱居新还不放手,

“为什么给你令牌?”

“因为……我靠,轻点行不行……有一次我喝酒遇到他,觉得挺处得来,他就邀请我在七月初九到他们家做客。”

“嗯。”

邱居新松手,飘然而去。

83.
经过一番僵持,高华已是大汗淋漓,转转僵硬的手,瞪着程扬,

“真是好兄弟,也不知道来帮我一把。”

程扬哭丧着脸,

“你都打不过,我这不是上赶着炮灰?”

“哎,都怪我俩。”

高华不计前嫌地揽过程扬,

“是我们小看了单身二十几年的力量。”

84.
不知睡了多久,你才悠悠转醒。

刚睡醒的你还在发愣,眼前有些暗,可一晃眼看到窗外已经大亮。

你眨眨眼睛,这才发现邱居新就坐在你床前,你惊得往后挪了一下,张大了嘴。

邱居新看到你一副受惊的样子,淡淡笑了笑,

“别担心,我也是刚坐下。”

“以后我都会寸步不离,幺儿就不会乱想了。”

听罢你害羞地捂住脸,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你在这段时间脸红的次数加起来比过去二十几年都多。

邱居新揉了揉你乱糟糟的头发,

“快去洗漱。”

“……嗯。”

你从另一边下床,不敢直视邱居新。

羞什么,洗漱完又是好人一个。

你刚起身,就发现自己身上还穿着昨天心血来潮买的衣裳,于是你向邱居新傻笑,

“师兄,帮我热水吧,我想洗澡。”

大清早的客栈没有热水供应,想洗澡只能自己去催或是亲自动手,但既然眼前有一个愿意为你当牛做马的人,那就不能放过了。

你冲邱居新眨眼睛,脸上满满是期待的神色。

“嗯。”

邱居新果然吃这一套,答应了。

“谢谢师兄~那我去洗漱啦~”

你卖了一个乖。

当你洗漱回来,就发现一大桶满满的水已经热好了。

你有些惊讶地看向邱居新,发现他的脸有些红,

“……元气也可发热。”

你的脸也红了,

“……嗯。”

“我先出去。”

“……嗯。”

85.
你舒舒服服地泡了个热水澡,神清气爽地下了楼。

却发现大堂里最大的桌子坐满了人,除了邱居新、高华、程扬还有两个衣着相同坐得端正的陌生人。

这两个人一见到你立马起身向你抱拳,其中一个较为年长的人开口,

“我家公子命我们二位请邱姑娘到府中一叙。”

你突然记起前几天李宣逸的邀请。你下意识看向邱居新,发现他轻轻地点了下头,于是你底气十足的仰起头,再娇矜着微点头,

“嗯。”

做完这小动作你就后悔了,不禁哀叹恋爱真是抹杀智商的利器。但当你瞥见邱居新含笑的眼,又觉得为博红颜一笑做什么都值了。

明明阿新才是抹杀智商的利器。

他们听到你答应之后,再次客气地冲你抱拳,年长的起身环视周围,又道,

“诸位请吧。”

都去?

你还没来得及疑惑,邱居新的声音就传到了你脑海中,

“高华也有同样的令牌。”

“此去大概是鸿门宴。”

你看了一眼邱居新,他的唇瓣紧抿,似乎在你的问题上,他总难克制住自己,你于是走到他身边,靠近他的耳畔,

“那么,以阿新应万变好了。”

邱居新放松下来,

“嗯。”
TBC

评论

热度(23)